明若刚打开几包药材,周管家就来了:“王妃娘娘,王爷有请。”

“啊,王爷怎么了?”明若只能想到是司皓宸的病情恶化了。

“没有……没有,王爷应该是想跟王妃娘娘说说话。”周管家马上回答。

明若腹诽——我信你个鬼,你个糟老头子坏得狠。

司皓宸根本就是闷葫芦加大冰山,想跟人聊天才怪。

“哦,走吧。”明若抚了抚衣袖上。

“王妃娘娘不用更衣吗?王爷那边,应该不急的。”周管家好心提醒。

“不用了。”明若觉得自己这身衣服挺好的,至少穿着轻便。

她今天打算制药,穿了一套袄裙:上身是天青色绣金盏花的交领短袄,下面是一条粉白间色纱裙。依旧是最简单的单螺髻,绾了一根碧玉簪子。明若本来没想带耳坠的,但霁雪选了一对金镶玉耳坠子给她戴上了。

“那好吧,王妃娘娘请。”周管家恭恭敬敬地走在明若身后。

明若觉得从药包里取用药材很不方便,就问:“药柜什么时候能做好?”

“老奴刚想说这个呢。”周管家马上说,“木匠坊那边说,只见过药架,药柜……不知道怎么打。”

明若想起来,那天在‘一间药堂’的情形。药材都用小竹筐装了放在架子上,贵重一些的药材上有盖子,普通的就那样放着。当时她还以为,是‘一间药堂’太破旧了才这样,看来是这里常规操作。

“我一会儿画张图纸给木匠,要是有不懂的地方,你再带木匠过来,我给他说明。”明若觉得,多打些药柜拿去卖给药铺,说不定能赚不少钱。毕竟药柜是抽屉式的,取用药材拉开即可,很方便。

明若觉得自己堕落了,从前一心钻研医学知识,现在总想着赚钱。

哎,还是当有爷爷和哥哥师兄们宠着的大小姐好啊,至少从没为生计发过愁,不像现在手里没钱,总是心慌慌的。

“不用图纸,我一会儿把鲁巧匠带过来,您一说他就懂的。”周管家继续说,“鲁巧匠之前在工部当差,王爷要回来是打算让他改造战车的,现在,王爷不管军中事务,鲁巧匠就在府里做木工了。昨天白大人说王爷需要‘轮椅’,他今天一早就送去梅苑了。”

明若一进梅苑就看到了坐在轮椅上的司皓宸,他一个人待在院中的凉亭里。面前的白玉小碟里放着一只同色的茶盅。

司皓宸今天也穿了一件天青色的衣裳,领口和袖口都由金线绣着繁复的花纹,长发用碧玉冠束起,这一身装束,怎么看都跟明若的装扮很搭的。

连周管家看了,都眼前一亮。原本还觉得王妃的穿着也太朴素了些,这与王爷坐在一起,真是琴瑟和鸣一对璧人啊。

明若看到司皓宸,并没有‘情侣装’的既视感。

大脑里蹦出的竟然是——撞衫不可怕,谁丑谁尴尬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