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若看司皓宸这利落的动作,嘴角不由得抽了抽:“现在不怕我下毒了?”

“毒死本王,你还是要殉葬。”

司皓宸虽然是昏迷了,但始终没有完全失去意识,明若说的话他还是听到一些,否则那横向她的一剑便不会留余地。

丹胥帝曾将兰阳郡主指婚给他,他虽然没拒绝,也没打算迎娶。

但这个给他殉葬的女人,是他从未见过的,“你是什么人。”

“南戎清凰公主,颜明若。”明若只好报上原主的身份,“唔……”

明若话音未落,蒙面的喜帕被司皓宸用剑挑开,看到这颜料铺子一样的脸微微皱眉:“真丑……”

司皓宸心下思忖——怪不得三皇子拒婚,这副尊容真是一言难尽……

“只怪迎我进门时云王殿下人事不省,还有……东桓有殉葬的陋习。”

作为接受过高等教育的新女性,明若根本无法接受‘殉葬’这种野蛮蒙昧陈规陋俗。

“陋习?”司皓宸微微挑眉,“难道本王还折辱你了不成?”

“不敢……是我配不上云亲王。”

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,现在想要离开这个鬼地方,还得仰仗这位大佬。

“哼,算你有自知之明。”司皓宸撑着剑起身,轻松跃出棺椁。

明若才发现,这男人身形高挑挺拔,长身玉立恍若神祗。

司皓宸环视四周,径直往外走去。

明若看了一眼棺椁底部铺满的东珠,伸手抓了几颗当做诊金,然后迅速跟上去。

外面的廊道幽深宽阔,顶壁上嵌着萤石,犹如浩瀚的星海。安静的空间里,只有两人踢踢踏踏地脚步声。越往外面走,萤石镶嵌越少,光线越发黑暗。

明若有些害怕,伸手捏住司皓宸的袖摆。

司皓宸脚步一顿,偏过头,淡漠的目光扫过明若的捉着他衣袖的手,不由皱眉:“怎么?”

“那个……”明若吞了下口水,“这里是地宫,应该会有守护墓葬的设计吧?”

“所以呢?”司皓宸不答反问。

“我觉得这里似乎有阵法,你选的这条路……可能是死门。”明若生在玄医世家,对玄学称不上精进,但对危险的感知力向来敏锐。

“你懂奇门遁甲之术。”司皓宸此时倒是对明若刮目相看了。

“‘懂’谈不上,略知一二。”明若对自己那三脚猫的本事,真不敢妄自托大。

司皓宸往后退几步,手起剑落,一块萤石在平整的石板上滚落向前,几乎是一瞬间,十几支羽箭从不同方向射出。

平日里这种机关自然困不住他,但现在动用内力却是万万不能的。

司皓宸很不喜欢自己现在羸弱的状况,却又无计可施:“你看哪条路是能走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