虽然一早就听说有刺客,当明若看到那些刺客时,还是有些吃惊。

二十几人,从头到脚都被黑衣包裹,只露出一双眼睛,行动几乎没有声音,看着有点儿像漫画里的忍者。

而司皓宸的表现更让明若惊叹,招式干净利落,快到看不清他如何出手,所过之处黑衣人全部倒下,飚出一串血花落在草地上。

看到情况不对,一个黑衣人转身就跑,司皓宸一剑斩杀了面前的刺客,用脚踢起他手中的刀,那把刀直直插入逃跑者的后心。

那人往前栽倒,转过头看向司皓宸,眼中满是惊惧。

云亲王的武功何时恢复到如此地步,难道他的心疾痊愈了?

他想要把这个消息传给主上,可是,已经没有机会了……

对于激战中的人来说,一刻钟真的不算长。当最后一个黑衣人倒下,司皓宸矗立在这一片山林之间,宛如收割人命的死神。

明若很庆幸自己出过战地医疗任务,否则看到这一地死尸,应该会直接吓晕过去。

她提着的心稍稍放下,只见树林里又窜出一队黑衣人,装束与前一批略有不同,并没有蒙面,明若觉得自己要哭晕在树上了。

司皓宸估计马上就要昏迷了,这可怎么办啊!

只见那些黑衣人来到司皓宸面前,齐齐跪倒:“属下来迟,请主子责罚。”

原来不是刺客啊,明若拍了拍自己的胸口,这一天可真够跌宕起伏的,看来想要在这未知的时空生存,必须有坚强的心脏才行呢。

听不清司皓宸说了什么,一个黑衣人飞掠而来,将明若‘提’到他面前。

明若不由腹诽,轻功什么的实在太吓人,刚才司皓宸带她‘飞’上十几米的大树,她就晕乎乎的,不过她现在也顾不得自己了,连忙给司皓宸把脉。

明若搭上司皓宸的脉后微微一惊——他已经昏迷了,却以剑杵地支撑着站在这里,双目微阖,像是陷入了沉思一般。

晕而不倒,这人是有多骄傲啊,好吧,敬你是条汉子。

明若连忙把扎在司皓宸胸口的银针取下来,又往他嘴里塞了药。

“主子现在可以移动吗?”其中一个黑衣人开口询问,薛神医早先有过交代,主子发病时不可随意挪动。

“等一下,先让药起效。”明若假意诊脉,启动医疗系统给司皓宸做了全身诊察,他的情况比明若估计的要好许多,“过一刻钟,就可以搬动他了。”

明若让暗卫弄了个简易的担架平抬着司皓宸,一行人走了大半天,才走出山林。

夕阳西下,一辆灰扑扑的马车停在小道边上,看起来有些凄凉。

暗卫头头上前与车夫耳语几句,两人合力把司皓宸送入马车,随后车夫放了个脚凳,躬身候在一旁:“王妃请上车。”

明若愣了一下,才反应过来这‘王妃’说的是自己,提起坠着红宝石的裙摆,上了马车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