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咳咳。”这些东西来路不正,她哪敢直接拿给工匠处理,“我自己来就好。”

“我帮你。”那些繁复的首饰,在司皓宸手中像面团一样,随意拉抻折叠后,原本镶嵌在上面的宝石、珍珠、玉石纷纷崩落下来,明若只负责捡宝石就好。

有了司皓宸这个破坏王的加入,一箱首饰很快就变得面目全非,明若把那种颜色特殊,或者特别大颗容易被辨识的宝石东珠单独挑出来,剩下的才归拢到一起,准备送去作坊二次利用。

首饰处理完了,明若又对妆奁里那块银镜下手了。这东西在现代不稀罕,但在这铜镜盛行的古代,可是极稀罕的东西呢。

明若小心翼翼地把镶嵌镜子的木条撬下来,生怕把银镜弄碎了:“这镜子拆下来,给你用哦。”

“为夫是男子,并不需要。”司皓宸也是无语,他一男的又不需要对镜贴花黄,要银镜何用?

“有一种需要,叫做你家青梅觉得你需要。”明若一边说,一边撬得更带劲了。

“……”司皓宸艰难地点点头,“行吧。”

“哈哈。”明若都被司皓宸这委屈巴巴地样子逗笑了,“到时候你就会发现,非常好用。”

明若取下银镜,发现镜子与木盖的夹层里,居然夹着一块绢帛:“哇,我该不会是……找到了藏宝图吧。”

她将那绢帛展开,这是一块扇形的绢帛,面积也像普通折扇那么大。上面当真描绘着一些线条,看起来确实是地图的样子。

司皓宸看到这块扇形的地图,心漏跳了一拍瞳眸微眯,这是——海阵图!

明若作为学霸,地理学得很不错,但她对神华大陆的地形不熟,看了半天也看不出这是什么图。抬头想要询问司皓宸,发现他怔怔地看着这张图纸。

明若伸手在司皓宸面前晃了晃:“你怎么了?”

“没事。”司皓宸也回过神来,“这可能是通往中洲的海阵图,只是,并不完整。”

“中洲?”明若的眼睛瞪得大大的,在原主的记忆里,也是有‘中洲’这个地方的。

据说,中洲是前朝的皇都,它像是飘浮在海上的蓬莱仙山一般,在普通人眼中是可望而不可即的。相传,云梦皇都的建筑巧夺天工,更是用金玉铺地,椒兰为墙,遍地都是奇珍异宝。

“嗯。”司皓宸抚mo着这地图,这绢帛由天蚕丝织成,上面的线条都是用乌金抽成线,细细绣上去的。这样的工艺,同自己手上的海阵图完全一样。

“中洲真的像人们说的那样神奇瑰丽吗?”明若有些迷茫地望着司皓宸。

“不过是一座比较繁华的城池罢了。”司皓宸轻叹一声,“只是太久没人去过,被神话了而已。”

明若看司皓宸说的头头是道:“你怎么知道哒,难道你去过?”

“没有。”司皓宸摇摇头,“我也是从书上看来的。”

“哦。”明若也不甚在意,捉起那‘海阵图’正反看了看,“其实这也算是藏宝图呢,可惜并不完整。”

司皓宸沉思片刻,牵起明若的手:“跟我来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