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对方买通了一个百夫长,才混了人进来……”说起此事,老国公一脸沉肃,“审问时也动了重刑,那百夫长应该是不知道幕后之人的真实身份。”

“二表哥中的毒还有水井中下的毒,里面都有一种毒素,是从生长在山间密林的毒菌子中提炼出来的。”明若想了一下才说,“这毒菌子要求生长环境温暖潮湿,中原地区应该不常见。”

“温暖潮湿的山林,这种地方西康多得很。”苏洋马上开口。

苏家军同西北军一样,主要是防守与北池的边境,但边城有一部分与西康国境交叠,军中主要将帅对西康的地形和气候也都了解。

“但是,咱们并没同西康交恶。”苏沁接着分析,“就算西康要对付苏家军,直接在边城动手即可,实在没必要千里迢迢地跑到皇都来吧。”

“沁儿言之有理。”老国公点头。

明若蓦地转向司皓宸——这个操作,简直就跟用北池的银票买凶杀太子和四皇子这事,有异曲同工之妙啊!

司皓宸显然与明若想到了一处,用眼神给他的小王妃打了个对钩。司皓宸倒是有些好奇,这幕后之人弄出这么多的花样,最终的目的究竟是什么。

大家讨论了半天,也没得出什么有价值的结论。无论如何,现在敌暗我明,只能严密防守,不给对方可趁之机。

今天到庄子上游玩,本没打算要住下。但苏洋受了伤,明若又在大营忙了一下午,大家决定还是住一晚再回去比较稳妥。这庄子本就不大,安排这么多人住下,也不是容易的事情。

苏大夫人对这庄子比较熟悉,挑了一个单独的小院安排云亲王和明若住下,其他人就安排得比较随意,收拾出一个大院子就够了。

明若和司皓宸回到给他们安排的小院子,紫苏和紫草已经把卧房收拾妥当了。

司皓宸牵着明若走进内室:“抓紧时间睡一会儿。”

明若的大眼睛忽地一亮:“一会儿要去收银子吗?”

“嗯。”司皓宸笑着点头,“你这般兴奋,能睡得着吗?”

“能的。”作为一个合格的外科医生,必须能做好情绪管理呀。

明若脱去外裳躺到床上,偏头看向司皓宸:“你不睡吗?”

“既然爱妃相邀,本王自是要睡的。”司皓宸也只脱了外裳,在明若身边躺下,“睡吧。”

“好。”明若闭上了眼睛。

司皓宸对明若真是刮目相看,因为这丫头睡得极快,一会儿工夫,呼吸就变得均匀绵长。司皓宸倒是不困,只阖上眼睛养神。

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,阿一也过来了,在窗下轻唤:“主子。”

司皓宸起身,拿了外裳穿好。

他的动作其实很轻,但明若也醒了,睡眼惺忪地问:“要出发了吗。”

“嗯。”司皓宸应了一声,帮明若把衣裳拿到床边,又加了一件带兜帽的薄斗篷。

明若穿好衣裳,从桌上拿了两只茶杯,弄了两杯井水出来,递给司皓宸一杯:“喝杯水,提提神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