司皓宸唇角微勾,自己的小王妃,这‘盗贼’做得格外严谨,木箱虽然被替换过了,但箱子的摆放跟之前几乎一模一样,看不出丝毫破绽。

“我们走吧。”明若一脸的小兴奋。

“好。”司皓宸带着明若出了仓库,重新将门锁上,跃出那院子后才问,“里面守卫要多久才能恢复?”

“刚刚只熏了一点迷香,药效只能持续一刻钟。算算时间,应该马上就会清醒了。”

司皓宸点点头,带着明若回到之前与阿一和十五碰头的地方。

很快,阿一和十五也回来了:“一切正常。”

司皓宸打了个手势,十五将马匹牵过来,四人很快融入夜色之中,仿佛从未出现在这里。

一行人回到庄子上,天都快亮了。院子里一片寂静,司皓宸带着明若进到卧房:“困了?快睡吧。”

“嗯。”奔波了一宿,明若确实困惨了。脱去外裳,将自己裹进被子里。

司皓宸看到明若完全是闭着眼睛完成这一系列动作,就觉得好笑。再看看小丫头用仅有的一床锦被把自己裹成了蚕宝宝……

司皓宸摇摇头,和衣躺到明若身边,连人带被揽进怀里。

晚上去做贼的人,一觉睡到日上三竿。明若睁开眼睛,只能看到面前的一堵‘人墙’。手脚由于锦被和人墙的双重束缚,丝毫都动弹不得,明若只能一点点地从被子里往外钻。刚钻出来一点,就被一只大掌无情地按回原位。

明若气得直磨牙:“司皓宸!”

“嗯?”司皓宸眼睛都没睁开,低沉的嗓音中带着一丝丝沙哑,格外迷人。

其实,明若醒来的瞬间,司皓宸也醒了。只不过想多抱一会儿小王妃,不愿起来罢了。

“快给我松手!”明若踢腾着小脚,但锦被裹得太紧,掀不起任何波澜。

“不松,我冷……”

“冷了盖被子去,抱我做什么!”明若被当做人形抱枕压榨了半宿,非常不高兴。

“没有被子。”司皓宸的语气委屈巴巴的。

“啊……”明若这才发现,这里只有一床锦被,还被自己全部‘霸占’了去……忽然好心虚怎么办?在线等,有点急!

看到怀里张牙舞爪的小野猫,变成了温顺乖巧的小乖猫,云亲王殿下闭上眼睛,继续假寐。

“……”人形抱枕就人形抱枕吧,谁让自己抢了人家被子呢。

司皓宸和明若起来洗漱完毕,刚好赶上用午膳。用过午膳,大舅母着人送了一套红色骑装过来,搭配了同色的小羊皮靴子,和一根黑色绞金线的小号马鞭。

明若换上骑装,发现大小正合适。骑装是窄袖设计,裙摆分开四片,方便上马。这身骑马装搭配高马尾再合适不过,明若捉着马鞭走出卧房,苏洋都惊艳了——表妹平时看起来柔柔弱弱的,穿上骑装完全像换了个人,很是英姿飒爽。

“表妹,我们走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国公府一众武将,各个都是爱马之人。所以,庄子里开辟出一块马场,专门用来跑马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