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若来到马场,远远就看到小墨墨占领了水草最丰美的一块地势,悠闲地啃着青草。周围是真空地带,其它马都不敢靠近它。

苏洋笑着说:“没想到你会选大黑,它最不喜与人亲近。”

大黑……这名字也太难听了吧。明若决定捍卫一下小墨墨的名字:“它现在叫墨影。”

苏洋故意逗明若:“它就叫大黑,不信你喊‘墨影’,看它应不应。”

“哼。”明若两手聚起来做喇叭状,“墨影。”

原本低头吃草的小墨墨嘶鸣一声,哒哒哒地冲明若跑过来。苏洋都愣住了,还真应了啊……

小墨墨在明若身前站定,明若撸了两下它柔顺的鬃毛。勾住脚蹬想要上马,但是,小短腿的忧桑那么大。

司皓宸不知什么时候来到明若身后,单手将她抱起来,放到小墨墨背上。明若转过头,冲司皓宸甜甜一笑。

苏洋看表妹上马了,连忙来到她身边护着,生怕‘大黑’有什么异动,把表妹给摔了。

只见表妹控制得很好,从走马到跑马,动作行云流水。更难得的是,‘大黑’十分配合。

苏洋策马跟上:“表妹,你这不是会骑马嘛。”

“昨天从大营回来的路上刚学的呀。”明若耸耸肩。

苏洋都酸了,自己当初学骑马,学了一个月的时候,都没表妹骑的好呢……

司皓宸骑着烈焰从后面追上来,墨影被带着跑起来,司皓宸指导明若如何操控疾驰的马匹。

苏洋看了眼已经跑远的两人,忽然觉得自己好多余呀。

明若在马场玩了一会儿,外祖母就打发人来,说要启程回皇都了。明若应了一声,直接打马往马车那边跑去。

三皇子想将那么大一批‘来路不明’的银两运出皇都,可不是简单的事情。有些关窍需要他亲自出面,才能打通。当然,光靠‘刷脸’也是不够的,上下打点也砸了不少银子。昨晚忙活了大半夜,这还没睡醒就被人吵醒了。

三皇子黑着一张脸,冷冷地看着跪在地上的暗卫:“什么事,说!”

暗卫木着一张脸:“洛城那边传来消息,今早留在那里的五箱银子里,只有两箱是银锭子,剩下的三箱……”

“如何?”三皇子有些烦躁。

“揭开封条之后,里面都是石头。”暗卫如实禀报。

三皇子蹭一下站起来:“你说什么!”

“那些箱子里,并不都是银两,里面混了装石头的箱子。”

三皇子的火气直冲脑门,捉了外袍边走边穿,带上亲卫直奔洛城而去。

三皇子到达在洛城的秘密据点,亲眼看到那大大的木箱里,装满了石头,差点没昏过去。来不及多说什么,直接让人安排船只,亲自去追继续往元州送银子的货船——

他到要看看,金尚书那老匹夫,究竟在为他筹措的军费里,掺了多少箱石头进来。(染衣:老三啊,你太乐观了,你应该查看石头里掺了多少银两才是……)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