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过奖过奖。”明若煞有介事地拱拱手,只不过手里还握着糖葫芦,显得有些滑稽。

阿一察觉到有人直接进了院子,推开房门就看到十五蹲在门口啃糖葫芦。真想一脚把他踢出去:“多大了还吃零嘴儿?”

“夫人给买的。”十五嘚瑟冲他晃了晃手里的糖葫芦。

“……”阿一顿时无语了。

十五吃完糖葫芦拍拍手,就往外走。

“你到哪儿去?”阿一拎住十五的后衣领。

“去查查今天抛绣球的李家。”十五一脸正色,“看着很嚣张呢。”

阿一眸色骤然变得冰寒:“他们冲撞了主子?”

“嗯。”十五点点头。

“我去!”阿一的轻功很好,一下就消失了。

明若想起司皓宸刚才也是用轻功带她回来的,连忙给他诊了脉,看没什么大碍,才松一口气。

“出门在外,咱们还是少去人多的地方吧。”如果可以用云亲王的名号,在江南估计比在皇都还能豪横一些。可惜他们是私自出京,偷来的锣鼓打不得,被人虐了也只能吃哑巴亏,憋屈!

“想去哪里便去,在东桓还没我护不住你的地方。”自信的男人果然很帅!

明若自行在脑海里给司皓宸配了一段——这是朕为你打下的江山:“哈哈……”

“你不信?”司皓宸偏过头看向笑得花枝乱颤的明若。

“我信的!”明若看司皓宸一脸冰寒,有些发憷,决定换个话题,“您还吃糖葫芦吗?”

司皓宸握住明若的手,将她手里的糖葫芦拖到面前,咬下一颗红果。这是最后一颗,比较小也比较酸。

“……”不是这个意思好吗!明若听到院子外面有人叫卖,“我是说……要不要再去买一根……”

“不用。”司皓宸摇摇头。

明若把手里的竹签扔掉,拍了拍手回房间洗衣服了。其他衣服那位老婆婆已经帮他们洗好晾在后院了,贴身衣物她还是决定自己来洗。

明若睡了个午觉,醒来后到院子里透气。司皓宸坐在桂花树下,桌上放着文房四宝,还有一些信件。司皓宸正在给信封打火漆,秋风吹过,小朵的桂花簌簌落下,雪花般落在司皓宸的发上,肩头……

清香满园……嗯……还秀色可餐!

司皓宸将封好的两封信放到一起,打了响指。不知道从哪儿窜出一道黑影,拿了信就消失了。

“……”轻功什么的,真的好让人羡慕啊!

“还想出去逛逛吗?”司皓宸抬起头,看向明若。

“不想。”明若连忙摇头。

女扮男装都不安全,还逛个锤子呦。万一被女土匪捉回去做压寨相公,她跟谁哭去。

这些天虽然只是坐马车赶路,但还是挺累人的。吃完晚饭,整理好行装,大家都早早休息了。月上中天,十五轻手轻脚地推开房门,足尖轻点飞身出了小院。一个时辰后,高高兴兴地回来,倒头便睡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