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车停到一间药堂门口,紫苏想要上前搀扶,明若已经利落地下了马车。

刚跨进药堂的门槛,就听到一道清亮的声音喊:“师傅……师傅……师公来了!”

明若下意识往身后看了一眼,后面除了紫苏再没别人了。扫视了一圈这门可罗雀的药堂,还没倒闭,也算是个奇迹了。

明若随便拉了把椅子坐下:“紫苏,你去找人问问,我那天救的人在哪儿。”

“是。”紫苏一边询问有没有人,一边往后堂找过去。

过了好一会儿,药堂里那位头发花白的老大夫从后堂冲出来,明若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呢,他直接噗通一声跪到明若面前:“师傅在上,请受徒儿一拜!”

明若被吓了一跳,伸出手想把这老大夫扶起来。

老大夫也是眼明手快,直接把小药童手里的茶杯接过来,塞进明若手里:“师傅,请用茶。”

明若怔怔地看着手中的温热的茶杯,这波操作怎么看怎么像是碰瓷啊!明若抬手把茶杯放到旁边的桌子上:“我并没有收徒的打算,您快起来吧。”

“老夫当日就说,谁能把那半死不活的人救活,老夫就拜他为师。”老大夫也是倔强,跪在那里不起来,“老夫向来说话算话。”

“这次不必算话,因为我根本没在意的。”明若连忙起身,躲开了老大夫的跪拜。

“老夫仰慕姑娘的医术,是诚心诚意拜师的。”老大夫转向明若,又跪了下来。

虾米?姑娘?自己又是换衣服又是化妆,这么快就穿帮了吗?

似乎看出明若的疑惑,老大夫马上开口:“老夫虽然学艺不精,但男女还是辨得清的。”

明若点点头表示了解,一名优秀的医者,对人体结构必然熟悉,分辨男女也不会光看表面。

“之前留在这里的病人还在吗,我今天是来复诊的。”一进门就被老大夫强行拜师,明若差点忘了正事。

“在在在,师傅请随我来。”老大夫跑前面带路,动作真是狡捷过猴猿。

明若抽了抽嘴角,忽然想起紫苏去后面找人,怎么就一去不复返了呢:“对了,你看到我的丫鬟了吗?”

“看到了,她应该是去看那怪人了。”老大夫马上回答。

“什么怪人?”明若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“就是师傅救回来的那个年轻人啊,他可奇怪了。从醒来就没说过话,我觉得他是哑巴,想给他检查一下,也不许我靠进。每天除了您开的药,什么都不吃。但身体恢复得特别快,第三天就能下床走动,跟没事人一样……”

明若揉揉额头:“这么多天都没吃饭吗?”

“没有。”老大夫摇头。

明若无语望天,她这救的都是什么怪物啊。正常人七天不吃饭都该虚脱了吧,还能跟没事人一样的吗……

老大夫把明若带到后院,推开厢房的门:“啊!”

听到老大夫惊呼,再想到一直没回来的紫苏,明若直接冲了进去。只见那凛冽如冰的男子,正用剑指着紫苏的咽喉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