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子接过瓶子,打开瓶塞闻了闻,直接倒出一颗药丸丢进嘴里:“谢谢。”

“不客气。”明若虽然没有圣母心,但出于职业习惯,还是无法漠视生命。

“我叫慕泠,不知姑娘可否告知芳名。”风慕泠态度十分礼貌。

明若想了一下,还是说了自己的名字:“明若。”

风慕泠从怀中取出一只锦囊,递到明若面前:“这个送给明姑娘,算是我的一点心意。”

明若也看得出来,这人应该不喜欢欠人情。除了她付过钱的汤药,住在这里这么久,连饭都不吃一口。

治病救人收个诊金也是应该的,明若也不矫情,接过锦囊:“那我就却之不恭了。”

“我还有要事,告辞!”风慕泠抱拳施礼,如果不是为了答谢救命恩人,他早就离开了。

“哦,再见。”明若挥挥手。

明若掂了掂手里的锦囊,不轻也不重,猜不出是什么,直接解开抽绳。

锦囊里装着一颗白玉,大拇指一般大小,形状有些像海螺。作为饰品,玉质雕工都一般,不过,这种白玉跟平时见的不太一样,在阳光下看,会出现七彩流光。或许这就是它的珍贵之处吧。

明若对金石玉器没研究,所以也没太在意,把白玉海螺装回锦囊,顺手塞进了医疗包。

紫苏眼看用剑指着她的男人轻松跃上围墙,几个纵跃便没了踪影,连忙走进厢房。看到自家王妃好好地坐在那里,才放下心来。

“公子,我们还是早些回府吧。”紫苏觉得外面太危险了,下次出府,应该让王妃带些侍卫出行才好。

“嗯,回吧。”明若也觉得时间不早了,可别耽误她给金大腿当护工。

“师傅,您这要走吗?”老大夫看明若出来,连忙迎上前,“都这个时辰了,不如用过午饭再走吧。”

“您老可别乱叫师傅,我可没收你做徒弟的。”明若连忙摆手。

“您看我跪也跪了,敬的茶您也接了。”老头儿开始耍赖,“不管您认不认,反正从今天起,您就是我沈聪的师傅了。”

“……”明若一头黑线,这拜师收徒还能搞单方认证的?想想爷爷一个老头,收了七个青年才俊当徒弟。她一个妙龄少女,收个老头当徒弟,这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。

不过,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,总得有些人脉和一个落脚的地方。现在这么个情况,也没啥好挑的了。

“这药堂看起来离关张不远了,你有什么打算吗?”明若在院子里的石凳上坐下。

“我这里收治的都是贫民,确实赚不到什么钱。”沈老头捋了捋山羊胡,“药堂关掉也行,我跟在师傅身边,随您差遣。”

“额……我不是这个意思……”明若还打算用这药堂赚钱呢,这老头倒好,直接给她关张了,这么败家的徒弟还是别收了吧。

“那师傅是想……”沈老头一副虚心求教的样子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