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碧池的脚还是痛,在花厅硬邦邦的圈椅里坐了两个时辰,喝了水还要如厕,那样脚会更疼。所以,丫鬟虽然上了茶水点心,沈碧池却连口水都不敢喝。现下有些撑不住了,如坐针毡。

沈碧池坐在那里,头晕眼花之际,看到一道倩影款步而来。

明若身着重紫色流光缎宫装,裙摆和衣袖上,用金银彩线绣着大朵的牡丹花。乌黑光亮的长发绾成高髻,正中戴着八宝缧金凤冠,那金凤口中垂下流苏,一颗水滴形的紫晶玉刚好垂在眉心处,看起来华丽又灵动。

沈碧池握紧藏在衣袖中的手,指甲嵌入皮肉里也浑然未觉。

这些衣裳首饰她都见过,也曾想据为己有。

但是,这些服饰一国公主可以穿,云亲王妃可以穿,低于这个品阶的人,别说是穿戴,就是锁在柜子里也是罪过。

明若瞟了一眼怔怔看着自己的沈碧池,虽然衣着妆容很是精致,却也没掩盖住形容憔悴的本质。

看来这脚痛确实把她折磨得不轻,原本打算让她疼个十天半月才好,看她现在这个样子明若决定让她快点好起来。省的管她要嫁妆时,她托病耽误正事。

沈碧池微微欠身:“碧池脚伤未愈不能行礼,还请表嫂见谅。”

“都过了这么久,表小姐的脚还没好些吗?”明若上下打量了沈碧池一番,“不妨事,你安生坐着吧。”

沈碧池暗暗咬牙,她坐着也疼,怎么安生?

“薛神医不是在府里吗,表小姐不如请他看看,薛神医医术高超,一定能治好呢。”明若状似不经意的提议。

“表嫂有所不知,薛神医虽然住在府中,但只为表哥治疗,并不理会其他人的。”薛神医入府当日她就打发双环去请了,连人都没见到,清风阁的侍卫说,王爷不许人打扰薛神医。

如果沈碧池从竹苑回去脚就好了,这样就太奇怪了:“就算薛神医分身乏术无暇看诊,求些药来总是有的吧。”

“这个办法极好,多谢表嫂提醒。”沈碧池这个‘谢’是有几分真心的,毕竟这脚痛的毛病已经折磨得她苦不堪言。

紫草过来添换热茶,明若掀开茶壶看了看:“沏的什么茶?”

“是云雾茶。”说到这茶叶,紫草一下子特别开心,“周管家刚送过来的,说昨日您在王爷那里喝了说好,王爷特意让他送两罐过来。”

明若并不懂品茶,但是金大腿云亲王自然不会喝劣质茶叶,所以,她在梅苑喝茶,觉得都挺好喝。至于每次喝了什么品种的茶叶,是完全分不清的。

昨天喝了半壶茶水,并不是因为她喜欢云雾茶。而是,金大腿要听《楚辞》,在闷热的汤泉边上念了一个时辰书,别说茶水,白开水她都能喝半壶的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