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碧池听到表哥差人来给这个女人送东西,她觉得胸口像是压了块大石头,有些上不来气。

之前她就听说,王妃每日都去梅苑陪伴王爷左右,后来世子又常来竹苑请安。

看来是自己小瞧了她,这没根基的异国公主不但没有遭表哥嫌弃,还在王府站稳脚呢。

“表小姐尝尝,这云雾茶很好喝的。”明若笑着说。

沈碧池低头抿茶,掩饰掉眼中的阴霾,既然她如此有本事,正好为自己所用:“表嫂,我听说……表哥要纳侧妃了。”

“对,就是薛神医的掌上明珠。”明若一脸淡然地点头。

沈碧池仔细观察着明若的表情,竟然没有发现一丝不悦,她一定是装的!

沈碧池深吸了口气:“表嫂应该好好劝劝表哥的,表嫂嫁进王府还不到一个月,就要纳侧妃,这话实在好说不好听。表嫂初来乍到,以后参加宴会与人走动,都抬不起头了。

明若觉得好笑,自己抬不抬得起头,跟这碧池表妹有什么关系,她们又不熟。

这么直白的挑唆,她是不是对自己的智商有错误的认知?既然人家把自己当傻子,那就只能找个柔弱白莲花的本子陪碧池演一出,让她尽快放弃自己这个扶不起的阿斗。

“时间是紧凑了些,但本宫作为王妃,为王爷纳侧妃就是分内之事。”明若装出苦恼的样子,“而且,在王爷身边服侍的人太少了,王爷一直病着,只有本宫一人侍疾,实在忙不过来呢。”

沈碧池差点儿没把嘴气歪了,她真想冲到明若面前,大喊:我不但愿意为表哥侍疾,还愿意为表哥生儿育女呢!我沈碧池家世样貌哪里不比那薛菀菀强,她连我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!

“就算要纳侧妃,也轮不到薛菀菀啊。她一个江湖女子,如何能配得上侧妃的位分。”沈碧池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,“这要是被外人知道,表哥一定会被嘲讽的……表嫂一定要劝劝表哥啊!”

先不说有没有人敢嘲笑云亲王,就算有,那也是金大腿被嘲笑,根本不关自己的事嘛。

反正,黑锅她不背,送死也不去。想拿自己当枪使,碧池表妹打错了如意算盘。

“哎,纳薛侧妃入府是王爷决定的,本宫也没法劝啊。”明若摊摊手,表示自己很无辜很弱小。

“表嫂是王妃,王府添新人,怎么也要过您这一关。”沈碧池真是恨铁不成钢。

如果自己是云亲王正妃,就算表哥要纳薛菀菀,最多就是个妾,别说侧妃,就是贵妾都捞不到,“您现在不压着些,那薛菀菀入府后,还不知道要怎样嚣张呢。昨天她就带着人四处相看,挑选她要住的院子。连您的竹苑也都在外面看了许久呢。”

“啊……”明若倒是不知道还有这事。竹苑她倒是住习惯了,不过金大腿要是让她搬出去,她也没二话,谁的地盘谁做主嘛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