司皓宸轻松地接住靠垫,放到旁边。明若冲他挥了挥小拳头,直接出去了。自己这王妃,也太容易害羞了。

明若去病房看了施公子,他现在已经清醒过来,麻醉剂也过了药效,刀口开始疼了。

明若给他做了检查,留下两颗止痛药:“疼得厉害就吃一颗,可以忍受的情况下,尽量不要吃,对刀口恢复不利。”

“我可以的,这比之前的疼痛轻多了。”施公子脸色苍白,但精神还不错。

“晚上疼得睡不着就吃一颗,睡眠充足身体才能养好。”

“好。”施公子看起来文文弱弱的,这性子倒是挺坚毅。

“明大夫,内弟他……”朱老爷起身询问。

“按照目前的状况,好好休养即可痊愈。”明若在病例上写下医嘱和给药情况。

“您今天刚好在,是不是可以顺便帮我看看……”朱老爷笑得一脸希冀。

“行,咱们去前堂吧,让施公子好好休息。”

“好。”朱老爷跟着明若去了药堂。

明若在诊台后坐下,放好脉枕,朱老爷马上把手腕放上去。明若诊了一会儿,示意他换另一只手。

看明若让他收回手臂,朱老爷马上询问:“如何?”

“病例册子带了吗?”明若询问。

“带着的。”朱老爷从怀里拿出自己的病例。

明若看了针灸和服药记录:“您现在已经痊愈,不用继续针灸了。”

明若一边写诊断一边说:“也可以考虑绵延子嗣,不过要有节制,不可太过。”

“那……大概是多久……”朱老爷也觉得这话不好问,如果知道明若是个女子,估计得囧死。

司皓宸就坐在边上,手指捏得咔咔响,努力地控制住自己,想把这男人丢出去的冲动。

明若倒是没觉得有什么,很正常的问诊嘛:“间隔三五天吧,根据自己的身体情况调整。”

“好。”朱老爷又继续问,“那温补的汤药要不要再喝些日子?”

“是药三分毒,如果朱老爷想进补,我建议你用食疗的方子。”明若把写好的病例还给朱老爷,“我们铺子有搭配好的药膳包,您买些回去炖鸡汤即可。”

“那敢情好。”朱老爷高高兴兴地买了药膳包,冲明若拱拱手,“明大夫,告辞。”

“朱老爷慢走。”明若看着伙计把朱老爷送出门,伸了个懒腰。

“回府吧。”司皓宸的语调凉飕飕的。

哎呦,这天气可不需要开放冷气:“好。”

明若发现马车里放了一只大陶罐,有些好奇地询问:“这是什么?”

“厨娘说您喜欢吃这小咸菜,给您带一坛子回去。”十五回话。

“哦。”明若点点头,赵大娘很会做事嘛。

司皓宸大马金刀地往马车里一坐,那叫一个不怒自威,威风八面,面色沉肃……就云亲王殿下这张面瘫脸,表现的就是四个字——我生气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