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就算说话也是说边关的情况,我又不是皇帝,懒得听他们述职。”司皓宸推了一杯茶到明若面前,“没人欺负你吧?”

“没有,大家都很和善。”明若对外祖一家很满意。

“你喜欢就常来往。”司皓宸忽然说,“月夕节做的那种包蛋黄的月饼很好吃。”

“你喜欢吃那个啊,等回去给你做个更好吃的。”明若开始打从滇南带回来火腿的主意了。

“是什么?”司皓宸有些好奇。

“云腿月饼。”明若想着顺便做点鲜肉月饼,应该也不错。

“哦。”司皓宸点点头,虽然不知道云腿是什么,但是,本王不问。

午膳男女分席,但苏家是武将,规矩没那么多,明若没觉得不自在,吃的很高兴。而且,一盘香酥肉饼很对胃口,一口气吃了两块。

“这肉饼是季嬷嬷做的,你娘亲在家时也很喜欢吃的。”苏老夫人笑眯眯地看着明若,“要不要再吃一块……”

“我下次来,季嬷嬷再做给我吃吧。”明若已经吃饱了。

“王妃什么时候想吃就告诉老奴,老奴做了给您送王府去。”季嬷嬷也从明若身上看到了大小姐的影子,心里无比动容。

“这个刚做出来才好吃,我想吃就来找外祖母,反正也不远。”明若觉得来外祖家串串门,比闷在王府里要好。

“好好好,你每天都来我才高兴呢。”苏老夫人笑着说。

司皓宸眼睛眯了下,那样的话,本王就不太高兴了你。

在苏家用过午膳,明若跟司皓宸就打道回府了。

沈碧池听下人说王爷陪着王妃去了外祖家,就让双环盯着,看王爷什么时候回府。双环看有小厮从府外回来,周管家着人大开王府正门,就往菊苑跑,去给小姐报信。

沈碧池来到府门口,理了理身上的浣花锦冬袍,又扶了扶头上的金步摇,偏头问双环:“我的妆容还好吗?”

“好着呢。”双环点点头。

沈碧池看着浩浩汤汤的仪仗缓缓靠近,然后是华丽的肩舆,垂下的珠帘发出珠玉撞击的脆响,赏心悦目。重重垂缦之中,只能隐隐约约地看到两道身影。沈碧池握紧双拳,多希望与表哥比肩而坐的人是自己啊。

肩舆直接抬入府门,沈碧池深吸了口气,跑出来:“表哥……”

肩舆并未停下,跟之前一样的速度往梅苑的方向而去。沈碧池不敢拦住肩舆的去路,因为她很清楚,如果挡道,不消表哥开口,侍卫会毫不犹豫地把她拖下去。

沈碧池一路小跑地跟着肩舆:“表哥,姑母很担心你的身体……让我到近前服侍……也好告诉……告诉她老人家……表哥的近况……”

沈碧池毕竟是身娇体贵的小姐,追几步还行,稍微远一些,气都上不来:“姑母……还寻了药膳……药膳的方子……让我每日……炖给表哥吃……”

明若真挺佩服碧池表妹的,一路上没人搭理,还说得津津有味,而且都不带重样的。

肩舆抬入梅苑,沈碧池再想跟进去,门口的侍卫拦住了她。她想往里冲,刷刷两把长剑交叉,就等着她往上撞。

“表哥……”沈碧池看司皓宸下了肩舆,扯着嗓子喊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