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王妃娘娘?”紫苏看王妃一直没说话,又叫了一声。

“嗯?”明若刚才在想人手问题,一时失神。

“您看这铺子要怎么布置呢?”周管家询问。

“这铺子要开起来需要不少人,我得好好想想。”明若一时真想不出从哪儿弄出人手来。

“您想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,咱们府里的人多着呢,就算府里的不够,庄子上还有呢。”周管家从没觉得王府缺人手。

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明若点点头。

这也算个办法,回去跟司皓宸商量一下,他出人自己出力,盈利两人对半分。理想是丰满的,但是,冷傲高贵的云亲王殿下,怕是看不上这点小钱呢。

从熹楼出来,周管家又带明若去了另一条街上的铺子,这条街明显比刚才那条要安静一些,商铺多是些卖文玩或者书籍的。马车在一间叫四海楼酒楼停下,紫苏扶着明若下了车。

这间酒楼在营业,现在正是饭点。但是,这酒楼的生意比较一般。想到蘩楼那一座难求的火爆生意,明若就觉得四海楼经营得太惨淡了。

酒楼的掌柜很有眼力劲,在包厢里准备了一桌招牌菜,让明若在这里用午膳。这里的菜很有东桓特色,一水儿的蒸煮炖。好在食材都是上乘,要不真是乏味得很。

“紫苏,你觉得这饭菜如何?”

“不如何。”要是从前王妃这么问。她一定会说,这饭菜不错。但自从王妃教给紫草许多新菜式,自己也不大爱吃这些炖煮的菜了。

“你说这里要是卖咱们小厨房做的点心菜式,生意能不能超过蘩楼?”明若用手撑着下巴问。

“奴婢觉得能!”紫苏对自家小厨房出品的菜肴,很有信心。

“行,这里明天就关张,重新装修。”明若看向周管家,“挑几个可靠的厨子,来王府学新菜式。”

“是,王妃娘娘。”周管家连忙应下。

明若当下就给周管家画了张装修图,一楼要添一个说书的小舞台,二楼虽然是包厢,也设有琴台,要琴师抚琴。

“王妃娘娘,那咱们到底是开酒楼还是茶楼呢?”周管家有些懵了。

“中午和晚上是酒楼。”明若接着说,“早上卖早茶点心,下午做甜点下午茶。”

“什么是早茶、下午茶?”周管家忽然觉得自己好没见识。

“我知道。”跟着王妃这么久,紫苏倒是知道这两个时间段,王妃要卖什么,“早茶就是,虾饺、烧麦、蒸排骨之类的蒸点还有各种粥品;下午茶就是蛋黄酥、凤梨酥、玫瑰糕各种甜点和茶。”

“对。”明若点点头。

“皇都卖早点的都是些做包子汤面的小店,正经大酒楼是没有的。”周管家觉得这个早市就很新鲜了。

在四海楼商量好了装修方案,周管家询问:“既然卖的菜式都变了,是不是招牌也要换换呢?”

“嗯。”明若点点头,想到那蘩楼,要不自己的酒楼就叫简楼?专门跟蘩楼对着干。听着有点儿‘简陋’啊,可不能在气势上就输了,“叫简茗轩吧。”

“好,老奴这就着人去做牌匾。”周管家想了一下,“那间铺子的牌匾要不要也一起做了?”

那间铺子的名字,明若倒是早就想好了:“一起做了吧,那间是‘云妆楼’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