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哦~”明若故意拖长语调,“你们北池不是有清灵丹吗?着急还不赶紧给雪女吃!”明若看傻子一样看向抱着雪女的金珠,“别告诉本王妃,你们尊贵的雪女大人,身上连颗清灵丹都没有。”

几位在凉亭中的夫人小姐,也是恍然大悟——对啊,雪女中了毒,北池有能解百毒的清灵丹。她们不赶紧给雪女解毒,还在这儿东拉西扯的,明显就是有猫腻啊!

莲笙本就是看到云亲王妃一个人待着,才临时起意这么做,思虑并不周全。金珠只能权衡,现在拿出清灵丹给雪女吃,还是说没带在身上。

莲笙其实并没有昏迷,偷偷地掐了金珠一下——雪女身上连清灵丹都没有,谁还会相信她是雪女。如果失去雪女这层身份,她还如何与东桓权贵接触,甚至打入他们内部。

清灵丹在北池也是极难得的,身上有曼陀罗的解药,但现在拿出来,就是不打自招了。金珠咬咬牙,从怀中拿出一个瓷瓶,倒出一颗清灵丹喂给雪女。

皇后看着雪女吃下清灵丹,应该不会闹出人命了,暗暗松了一口气。

莲笙很快就醒了过来,刚好,陈院首带着个擅长解毒的太医也到了。金珠的鼻子差点儿没气歪了,他们若早点儿来,就不用浪费一颗清灵丹了。曼陀罗并不是罕见的毒药,太医院应该备有解药的。

莲笙一清醒,马上开始指正明若:“刚才我与云亲王妃擦身而过时,就觉得小臂有些刺痛。”

说着,莲笙掀开衣袖,小臂上确实有个暗色血点,而且雪白的衣袖也染了一滴发黑的血渍。擅长解毒的太医上前查看一番,很快就确定,那血渍里有曼陀罗毒。

“你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?”莲笙看向明若。

“既然雪女一口咬定是本王妃下的毒,那就拿出证据来。”明若既没有被冤枉的愤怒,也没有被揭穿的慌乱。

“这位太医已经验出毒性了,还不算证据吗?”银珠马上说道。

“验出毒素只能说明雪女中毒了,并不能确定下毒的人是谁。”跟不讲理的人说话,太费劲了。

“毒当然是你下的,难道我会给自己下毒吗?”

“为什么不会?”明若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,“雪女给自己下毒,诬陷本王妃,那好处可就太多了——首先,你思慕我家王爷,可以抹黑本王妃在王爷心中的形象。其次,王爷本就懒得理你,你可以借此机会与王爷攀扯。再次,你能当众跟王爷表白,可见脸皮也是厚得很,就这件事赖上我云亲王府也是有可能的。”

一众夫人小姐,包括皇后在内,都觉得明若分析得有理有据。

“一派胡言!”莲笙虽然嘴硬,但内心却是一片慌乱,这云亲王妃是会读心术吗?决定这么做时,自己就是这么打算的,“你若是心里没鬼,就让人搜身,若是搜出凶器,就是铁证如山!”

“让你们北池的人搜,本王妃怕你趁机栽赃。让我们东桓的人搜,你应该也是不信的。”明若摊摊手。

“可以用磁石探!”金珠在就料到,作为亲王妃不可能让人随意搜身,一早就想到了这个法子。

磁石太医的药箱里就有,因为有时候处理暗器伤时,需要用磁石引出暗器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