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好,外祖父尝尝若儿买的点心。”老国公腿疼的厉害,一整天都没怎么吃东西,现在腿不疼了,倒是真觉得饿了。

“外祖父饿了,厨下有没有备着米粥?”明若去了外间。

“一直备着呢,我这就去端来。”二舅母说着去了院子里的小厨房。

明若打开放点心的食盒:“外祖父喜欢吃什么口味的点心。”

“他啊,饿了什么点心都爱吃,有酒有肉就什么点心都不爱吃。”老夫人一边说,一边将如意卷、枣泥糕、松瓤酥捡进碟子里,并着小米粥端进内室。

老国公现在腿不疼了,哪里躺得住,坐起来就要下床。

“你这老头子,怎么起来了。”老夫人把托盘放到一边。

“这腿若儿已经医好了,躺了一整天,怪腻烦的。”

“医好了?”老夫人吃惊地看着老国公。

“扎了针,又贴了膏药,热乎乎的很舒服。”老国公拍了怕自己的腿,确认自己已经好了。

“不疼了也要好好休息,您可别往外跑啊。”明若跟着进了内室。

“不出去不出去,我就在屋里活动一下筋骨。”老国公一边喝粥一边吃点心,“若儿买的点心好吃。”

“明天给您带我小厨房做的点心。”明若笑着说。

“好好好。”老国公眼睛发热,明若长得很像雨晴,让他想起了女儿未出阁的样子。

“说起来,雨柔今儿也打发人送了点心和补品来。”老夫人叹了一口气,“老身这辈子虽有两个女孩儿,却没一个能回娘家的……”

听老夫人这么说,明若才想起来,原主的母亲还有个妹妹,入东桓皇宫为妃。这么算起来,靖国公府绝对是顶级权贵啊。

“时辰不早了,我先回去了。”明若看看天色,已是日暮时分。

“用过晚膳再去吧,我让季嬷嬷给你做香酥肉饼。”老夫人说。

“明儿再让嬷嬷做吧,我明儿来给外祖父扎针,在这里用午膳。今天一早就出门了,回去太晚不好。”她自己倒是没什么,今天带着周管家呢,占用人家太多时间不好。

“那就明天做。”老夫人让季嬷嬷取些阿胶和燕窝,让明若带回去补身子。

明若的马车转进王府的巷子,周管家便说:“王妃娘娘,您在正门下车吧,侧门那边的青砖坏了几块,今日正重新铺地呢。”

“好。”明若应了声,由紫苏扶着下了车。

“老奴准备软轿送您回竹苑。”周管家询问。

“不用,我走着回去就好。”明若踏上王府门前的石阶。

一阵哒哒地的马蹄声由远及近,明若转身看过去。只见一名身着绛紫色皮袍的男人高坐马上,这人看着有些眼熟呢。爱谁谁,赶紧回去教紫草做肉松饼比较要紧。

明若一脚跨进大门,就被人唤住了:“云亲王妃,请留步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