几人在正厅里说些家长里短的闲话,倒是也很欢乐。

前院也渐渐热闹起来,云亲王府大宴宾客,不说百年不遇,也是十年不遇。留在皇都过年的皇子和朝中大员,对云亲王无论是忌惮的还是敬仰的,都不敢怠慢——带着家眷和厚礼,早早前来。生怕晚一点,就会让云亲王觉得,他们不够恭谨。

正常情况下,有沈太妃在府中,这些夫人小姐是要同沈太妃在一处寒暄说笑的,明若在旁边陪着坐坐便好。但沈太妃对外称病,这个招待客人的活计,自然就落到了明若头上。

女人多的地方,是非就多。明若本就是个怕麻烦的人,也不喜欢应酬。她虽然身份贵重,年纪却不大。如果有上了年纪的夫人,倚老卖老地说些有的没的,她也不好直接怼回去,想想就脑壳痛。

原本跟几位舅母聊得很开心的,隐隐听到有人往竹苑这边来,明若就不怎么高兴了。听到霁雪通报,这个府那个府的夫人小姐来拜见王妃,明若的小脸儿都垮了下来。

“若儿莫怕,有外祖母呢。”苏老夫人今日一早前来,一个是为亲眼确认明若的安危,再就是为她撑腰,“要是有哪个老虔婆敢欺负你,一拐杖不打破她的头,算老身这‘铁娘子’的名号是混来的!”

明若怔怔地看着外祖母,这这这……也太威武霸气了吧。

大舅母笑着对明若说:“咱们老太太这龙头拐杖是太上皇赐下的,被打也是白打。就算不服气,告到皇上跟前,也是不怕的。”

“哈,外祖母还有这样好的东西呢。”明若刚才就好奇,老夫人平时腿脚利索,今日却拄了拐杖。担心老夫人身体不适,她还偷偷用医疗系统做了检查,也没查出什么来。

原来,外祖母这拐杖的主要功能是打人啊。

苏老夫人同明若并肩坐在上首,就算没有明若外祖母这层身份,她也是该坐到上首的——靖国公手握重兵,她又是太上皇亲封的一品诰命夫人。只要没有太后、太妃之类的人物在场,苏老夫这身份就能震慑全场。

各府的夫人小姐进到正厅,也是一番见礼。明若平日在苏老夫人跟前,还像小孩子一样,俏皮又乖巧。老夫人就怕她这性子在王府里挨欺负,今天又来一堆的牛鬼蛇神,她更是担心不已。

没想到,明若的表现,不但让几位舅母叹服,就连老夫人也老怀甚慰——不愧是她苏府的女孩儿。

只见明若坐姿端淑雍容,面含春威不露,言谈尊贵得体。别说是王妃该有的气度,就算给她国母之位,也是当得起的。

明若自己能撑住场面,又有苏老夫人在旁助阵,只要有脑子的人,就不会想着来触明若的霉头。可问题就是,脑子是个好东西,但不是每个人都有。

户部尚书的夫人,一向与沈太妃走得近。沈太妃寿辰时,她带着女儿进宫贺寿,还送了沈太妃一件价值万金的金缕衣。那金缕衣,是用金线串着各色珍珠宝石制成,bling-bling的很符合沈太妃的审美,沈太妃捧在手里赏玩许久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