邱公公扯着徐大夫的衣袖往前跑,奈何徐大夫的脚步不紧不慢,拽也拽不动:“徐大夫,你倒是快点儿啊,碧池小姐病得很重呢。”

“邱公公,我这上了年纪,想跑快些也跑不动啊。”表小姐能有什么病,反正去看诊就没一次是真病。这太妃和表小姐就是欺负老实人,装病不找那俩闲得发慌的太医,次次都找自己!

三十八岁高龄的徐大夫,一边吐槽一边从容地迈着八十三岁的步伐。

“我的徐大夫啊,您就快着点儿吧。”邱公公装模作样地弯下腰,“要不奴才背您走?”

“也行吧。”有人背干嘛自己走啊,徐大夫卯足了劲儿往邱公公背上一跳。

“哎呦。”邱公公可没想到,徐大夫这么个大老爷们儿居然真的让他背。一个冷不防,整个人差点儿被拍地上。

“行了,快走吧。”徐大夫把药箱的背带挂到邱公公的脖子上。

府里巡逻的侍卫,远远就看到了这滑稽的一幕——身材矮胖的邱公公胸前挂着大大的药箱,身后背着又瘦又高的徐大夫,两人身高差距太大,徐大夫的脚还拖在地上呢。

侍卫们望着负重前行的邱公公,挠了挠后脑勺。这邱公公明显就是背不动徐大夫,走得贼慢不说腿都是抖的……看徐大夫那惬意的样子,也不像伤了脚的,那为啥还要背啊,为走得慢些吗?

终于把徐大夫背到菊苑,邱公公觉得自己都要断气儿了。徐大夫从邱公公背上跳下来,理了理衣裳往沈碧池平日住的厢房走去。

“徐大夫……这……这边……”邱公公指了指寝殿的大门。

徐大夫有些不解,表小姐都能住太妃的寝殿了?

刚走到寝殿门口,白莲就打起帘子:“徐大夫请。”

徐大夫一走进内室,就闻到残留的熏香味道。这余味儿虽然已经没了药效,但作为一个医术不错的大夫,他还是能分辨出熏香里加了做什么的药。

“你快来看看碧池这是怎么了?”沈太妃焦急地说。

徐大夫走到床边,才想起药箱还在邱公公脖子上挂着呢:“太妃稍安勿躁,在下的药箱邱公公拿着呢。”

沈太妃憋了一肚子的邪火,此时终于找到了出口:“邱喜,死哪儿去躲懒了!”

邱公公好容易倒顺了气儿,刚走到门口就听到沈太妃的厉喝,原本打抖的腿,抖得更厉害了。

颤颤巍巍地跑进来,噗通一声跪倒地上:“太妃娘娘息怒,奴才在这儿呢。”

“傻跪着作甚,药箱拿过来!”

“是。”邱公公膝行到床前,把抱在怀里的药箱捧到徐大夫面前。

徐大夫取出脉枕,为沈碧池诊了脉:“表小姐这是……中了催情的药了。”

沈太妃当然知道沈碧池是中了药,但这药她并不是第一次用,深知不会让人身不能动口不能言,但是又不能直接说出来。

只好迂回地说:“碧池这副样子,不像是中了催情药啊……”

“表小姐是中药后,又被人封住了穴道,所以才会这样的。”徐大夫解释。

“佑平!”沈太妃唤了一声,见无人应答,“佑安!”

一个黑衣暗卫出现在沈太妃面前,单膝跪地:“主子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