彩莲赶忙扶住沈太妃的另一边,与白莲合力将她架回殿中。

至于邱公公,他也想跟进去的,但因为被吓得失禁,裤子都湿了大半,不敢进去寝殿。

他怎么都没想到,在太妃近前伺候会这般骇人。早知如此,他宁愿夏公公一直压在自己头上。

白莲和彩莲将沈太妃扶到罗汉床上,沈太妃大声呼喊:“快快快,把殿门拴上。”

好像这样做,就能把刚才看到的恐怖场面关在殿外了。

“是。”彩莲和白莲上前,哆哆嗦嗦地将殿门合上,用门栓别住。

“扶本宫进内室去。”沈太妃现在双腿直抖,自己是没办法走了。

彩莲和白莲其实也没比沈太妃好多少,但还是勉力架着太妃进去内室。

沈太妃抱住贵妃榻上的锦被直抖,看看那帘幕低垂的拔步床,觉得更有安全感一些:“你们把碧池移到罗汉床上去。”

“是,太妃娘娘。”搬动一个人,对白莲和彩莲来说本就不易,何况现下两人都被吓得手脚发软。

但太妃娘娘吩咐,她们必定要做到的。抱是抱不动了,两人拽着沈碧池身下的褥子,将她拖下床来。

“你们倒是轻一些呀。”沈太妃看着她们确实吃力,只得从贵妃榻上下来,“放这里吧。”

白莲和彩莲把沈碧池安置在贵妃榻上,累出一头的汗,倒是没刚才那么害怕了。反倒是沈太妃,自己缩进拔步床里瑟瑟发抖。

她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,颤声吩咐:“快去查问清楚,院子里那些都是怎么回事。”

彩莲和白莲听了沈太妃的话,齐齐打了个寒战。

“奴婢给太妃泡杯参茶定定神。”彩莲平日就惯会卖乖耍滑,听到又要去寝殿外那修罗场,迅速遁了。

白莲无法,只得硬着头皮出去传话,至于如何查问她也是管不了的。

沈太妃喝了两碗参茶,才觉得身上有了些热乎气,脸色却还是一片青白。

邱公公换了身衣裳,刚想进去寝殿伺候,正好遇到出来传话的白莲:“太妃娘娘吩咐,要彻查此事。”

邱公公心里比吃了黄连还苦,那些个人,他连看一眼都吓得要死,可怎么查?

哆哆嗦嗦地挪到那些人身边,看到佑安最像是个活人,邱公公蹲到他身边,用手试了试,果然有气儿呢。

邱公公心下一喜,连忙掐了佑安的人中。

佑安缓缓睁开眼睛,眼神空洞无神。

“可算是醒了。”邱公公松了口气,佑安是暗卫,他活着就能问出不少事情,“你们是怎么弄成这样的?”

听到邱公公的问话,佑安眼中出现了痛苦之色。他张了张嘴,最后说:“我要见太妃。”

“好好。”邱公公把扶佑安扶起来,搀着他走到寝殿门口。伸手一推,寝殿的门纹丝不动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