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之前跟王爷在山里,顺手救的一个人。”明若淡淡回答。

“个子娇小,额头凸出,看着像西康那边的人。”董嬷嬷说。

想起在那山谷看到她昏迷不醒时,她衣裙上的花纹,确实很有民族风的感觉:“或许吧,我也不知道。”

明若和董嬷嬷走进锦乐宫,就听到一个小宫女喊:“快去告诉娘娘,云亲王妃来了。”

明若一进来,就有宫女上前引路,带着她走进贤妃的寝殿。

大舅母连忙迎上来:“可算回来了,要担心死我们了!”

“怎么去了这么久?太后有没有为难你?”三舅母也是一脸担忧。

“我倒是没被为难到,这事说来话长,我先缓缓再跟你们讲。”

“好好好,你先歇息。”贤妃对菊心说,“端酸梅汤和点心来。”

明若喝了一碗酸梅汤,先给贤妃把了脉,没什么问题之后,才把在永春宫发生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。当然,明若懂得深藏功与名,没说自己顺了钱太后一箱首饰,只说国师大人英明神武。

“那九尾凤钗一定很重要,否则国师大人是不会出面的。”国师的揽月楼虽然就在皇宫之中,但在贤妃的记忆里,她从未见过国师在宫内走动。

“或许吧。”明若耸耸肩。反正,国师的出现是因为‘九尾凤钗’,总比是因为自己合理许多。毕竟,她跟国师又不熟,人家没理由赶来帮她吧。

明若几人在锦乐宫里闲聊,永春宫却是一片凝重肃杀,几乎落针可闻。

钱太后依旧坐在凤椅上,地上跪着负责寻找妆奁的王公公和两名侍卫,还有当时在院子里值守的侍卫和暗卫。

“太后娘娘,奴才带人去偏殿查看时,后窗的插销是打开的。”王公公双手捧着一个烧蓝翡翠华胜举过头顶,“这枚华胜是在窗下的草丛里找到的,应该是贼人离开时,从妆奁里落下的。”

负责长春宫守卫的侍卫吓得脸都白了,心中咒骂——这个死太监,为了把自己摘干净,还真不顾他们的死活了:“请太后娘娘明鉴,属下几人一直在院内巡逻,并没看到有贼人靠近。”

太后将目光放到四名暗卫身上,他们平时隐藏在屋顶和树上,但凡有异动,定然逃不过他们的眼睛。

“在那个时间,属下没有发现异常。”一个暗卫率先回话。

“属下也没有……”其余三人纷纷附和。

在妆奁凭空消失和被武功高强的窃贼盗走之间,钱太后果断选择了后者。钱太后一想到自己的宫院任高手来去自如,就觉得头疼。这贼人这次是相中了她的首饰,拿得悄无声息。如果,改天他又相中了自己的脑袋,是不是也会安静无声地带走呢?钱太后越想越害怕,忍不住打了个寒战。

“三殿下到。”殿外守门的小太监通报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