早春的清晨,空气中带着微寒。一辆马车走在略显冷清的街道上,马蹄发出哒哒的脆响。明若坐在马车里,眼皮沉沉,完全没有睡醒。司皓宸轻笑一声,将她的小脑袋按在自己肩头上。

明若放弃挣扎,干脆闭上了眼睛:“为什么要一大早就出门……天还没全亮呢……”

“你很想知道?”司皓宸的语调微扬。

“我只想睡觉。”

“那就睡吧。”司皓宸换了个姿势,“你可以靠在为夫怀里睡。”

“呵呵。”明若闻到一阵馄饨香气,忽地睁开眼睛,“咱们下去吃个早饭再走吧。”

“你想吃什么,让十五去买。”

“你赶时间?”

“嗯。”司皓宸点头。

不一会儿,十五买了馄饨和糖饼回来,明若把软塌一侧的高几搬过来固定好,开始了愉快的早饭时间。

熹微的晨光中,一辆马车驶得飞快,跑到云亲王府门前,车夫猛地一勒缰绳,坐在马车里的张公公差点没直接从车厢里飞出来。还好他眼疾手快,用手把住了车辕。

“你是想摔死咱家吗?”张金亮骂骂咧咧地下了车。

赶车的小太监也觉得委屈,要不是你一路上像催命一样地催,至于跑太快差点儿跑过了云亲王府吗?

张金亮上前拍门,门房的人也是刚醒。这张公公去年没少往王府跑,门房的所有小厮都认得他:“张公公安好。”

张金亮在云亲王府向来不敢拿大,也是客客气气地说:“咱家是来宣旨的,劳烦通传一声。”

“您稍等。”小厮往里面通报去了。

张金亮抽了抽嘴角,要是其他府邸,听说他带着圣旨来的,起码得迎入正厅,一边茶水点心伺候,一边备下香案阖府接旨。

不大一会儿,周管家就出来了,跟张公公行了礼:“张公公,我家王爷带着王妃踏春去了,一早就出门了,您看这……”

“啊!”张金亮想先找个地方死一死,根据经验,他早该想到云亲王府的差事难办,但他只负责宣旨,至于云亲王是不是抗旨可不关他的事。他是怎么也没想到,这旨都宣不出去了,“王爷和王妃去哪儿踏春了?”

“王爷只说出去走走,具体去哪儿咱们也不知道啊。”周管家摊摊手,表示无可奉告。

“王爷和王妃走了多久了?”张金亮抹了把额头上的汗。

“有个把时辰了。”周管家回道。

“哎。”张金亮叹了口气,赶紧爬上马车。先往东城门找过去,皇都东边有几处适合踏青的地方。

张金亮带着圣旨,四个城门找了一圈,最终确定云亲王府的马车,是从南城门出了皇都。张金亮追到城外十里亭,连云亲王府马车的影子都没瞧见。十里亭旁边有个茶摊,张金亮让赶车的小太监停下。

“来壶茶水。”张公公一早去云亲王府宣旨,连早饭都没吃,折腾了这一上午,又渴又饿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