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大海把老娘送回家,不但背了茅草,还带了粮食和盐来。明若也见识到了古代劳动人民的动手能力——李大海很快就给屋顶覆上新的稻草,修好门之后,又进竹林去砍了好些竹子。只一下午的时间,这茅屋里就多了一张方桌和两条板凳,还搭起一张小床。

“明姑娘,我明天一早去镇子上卖木炭,要晚一些时候才能带我娘来针灸。”李大海看屋子收拾得差不多了,打算离开。

“李大哥要去镇上,能不能帮我一个忙。”

“明姑娘请说。”

明若把一对耳坠用布包起来:“麻烦你帮我把这耳坠当了,然后买些米面和碗碟调料回来。”

“这……”李大海看看明姑娘病倒的兄长,估计一时半刻也是好不起来的,“好吧。”

“多谢。”

李大海走远了,被迫在山里晃荡了大半天的小白,赶紧跑回来,嘴里还叼了一只野鸡。

小白把野鸡放到明若脚边,用毛茸茸的大脑袋蹭着明若,一副求表扬的憨憨模样。

“这个……”明若看着毛色鲜亮的野鸡,这跟超市里处理好的冰鲜鸡差距太大,真不知道如何下手,“臣妾做不到啊……”

小白蠢萌地看着主人,明若只好揉揉它的大脑袋,“小白下次还是捉兔子回来吧,这个有些难处理呦。”在医学院学习时,还是解剖过不少兔子的,也算有些经验。

小白‘咕噜’了两声,表示明白。

明若坐在火塘边的树墩上,司皓宸需要静养二十天,才能初步恢复,想要完全康复怎么也要三个月。初遇时,司皓宸召唤暗卫,却招了一批杀手来。明若觉得,司皓宸最好在这里休养一个月,再考虑召唤暗卫来接应。

不过,如果真有杀手前来,万不得已还能躲进焱翎镯空间,生命比之前有了保障。想到这里,明若松了口气。

小白蹭到明若身边,把一只大爪子搭在明若的膝盖上。

“小白怎么了?”

小白人性化地往司皓宸那边看了一眼:坏心眼的男人醒了。

“咦?”明若看到司皓宸定定地看着她,赶忙走过去,“你醒了啊,感觉怎么样?”

“尚可。”司皓宸的声音暗哑。

明若倒了一杯温水来,这杯子就是一节竹筒:“你喝一点水润润喉。”

“你还不能用力,要再过两天才可以。”明若小心翼翼地托起司皓宸的头,方便他喝水。

司皓宸喝了半杯水,嗓音变得温润一些:“我做了手术?”

“对,手术非常成功,再休养三个月就能完全康复。”明若把取出的暗器拿给司皓宸。

这东西有子弹大小,长得也像子弹,不过头部要更尖一些。司皓宸仔细地观察着暗器,就是这个东西,折磨了自己三年。司皓宸深吸一口气,将它攥在掌心里……

“我煮了玉米粥,你要喝一点吗?”

“好。”

“这个碗跟勺子,有些简陋……”明若用竹碗盛了粥,那勺子也是竹子做的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