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若拿起那本书,翻到的那页居然是空白的。她再往前往后翻看几页,也是空白。难道,这就是个笔记本?明若将书合起来,发现书的封面上写着四个字——焱翎镯记。用的还是小篆,要不是她小时候练毛笔字时学过一些,还真够呛能认得。

明若翻开第一页,这次有字了。明若连蒙带猜,基本是看明白了。焱翎镯的空间分为三个等级,第一级,神识可以播种采摘空间里的药材。第二级,人可以真正进到空间里,这时,这个空间就可以盛放,你想存放的东西。进阶到第三个等级,空间会扩展,可以获得许多珍稀药材的种子,还有很多药效奇特的药方、丹方……

那么,如何升级呢?就是用那药鼎炼制一百种药丸,所有方子都会附在后面。明若发现,这书很神奇,你看完一页,下一页才会出现文字,你如果直接往后翻很多页,就是一片空白。但是看过的书页,文字是不会消失的。

当明若看到第一个丹方,再往后翻,就是空白了。这第一张方子,很简单,是治疗风寒的药丸,只需要五种药材。这五种药材,旁边的架子上都有。明若连燚灵丹那么高级的丹药都炼得出来,炼个治感冒的药丸,跟玩儿似的。

第一种药丸练出来后,书上才出现了第二张方子。明若发现,这本书更像是个督促学习的老师,循序渐进,稳扎稳打。明若觉得自己像是在玩通关游戏,只有过了一关,才能知道下一关是什么。有玄医世家的底蕴传承,明若一路炼药都很顺,让她更有往前闯的干劲了。

好景不长,明若在炼制第二十个药方时,遭遇了滑铁卢。明若有医疗系统的加持,在药材炮制、称量、和时间的把控都非常精准。但是,连续尝试了三次,打开药鼎只得到一炉废渣。

明若蹙着眉思索,这问题究竟是出在哪儿呢,想得脑壳痛。

明若蹲在药鼎前,盯着一堆药材废渣发呆。小白跑进来,用嘴巴咬着她的裙摆往外拽。

“小白,你要我去哪儿啊?”明若被小白拉着出了竹屋,再出了围着篱笆的小院,最后来到她初入空间时站的地方。

明若站在那里,看着小白,然后有些不确定地询问:“你的意思是……让我出去?”

小白人性化地点点头,心里腹诽,你再不出去,那个每天把虎爷往外丢的男人,就让人用针扎你了。

明若一拍脑袋,她在这里炼药炼得风生水起,外面都不知道是什么时辰了。

明若睁开眼睛,就看到司皓宸蹙着眉看她,眼中满是焦灼与忧虑。明若抬起手,按住他的眉心,想要抚平他皱起的眉。

司皓宸一把抱住明若,声音有些颤抖:“你怎么睡了这么久!”

“抱歉,让你担心了。”明若其实很心虚,“我……忘记时间了……”

“以后不许睡这么久了……”司皓宸沉声道。

“好,以后再不这样了。”司皓宸的怀抱很温暖,有淡淡的青草气息,由于常年吃药,也带些微苦涩的药香。

“那个……你还要抱多久才好?”明若看到徐大夫拿着银针站在边上,一脸的目瞪口呆。

“很久……”看到明若醒过来,他悬了一天一夜的心才放下。那种可能要失去明若的感觉,让他恐慌不已。

“那我要晕过去了。”

“不许!”司皓宸瞪着明若,似乎她要是敢昏过去,就直接咬她一口。

“我饿了。”明若无奈地开口。

司皓宸看了一眼徐大夫:“传晚膳。”

“……”王爷,我是个大夫,不是传膳太监。算了,传膳就传膳吧。只要王爷不发火,干什么都行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