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着明若脚步声渐远,司皓宸对蹲在门口的小白说:“去跟着她。”

小白瞥了一眼司皓宸,踱步到火塘边趴下,眼皮都懒得抬一下。司皓宸气得直磨牙,却也无可奈何。

李大海烧炭的手艺好,他烧的炭有买家预定,要送去两户府邸和一家酒楼,剩下的才拉去集市上卖。进了镇子后,李大海先给各家送了炭,听说明若要去卖药材,就带她去了之前自己卖山参的药铺。

明若一进药铺,就有伙计上前:“姑娘是看诊还是抓药?”

“我这里有何首乌,你们铺子收吗?”明若询问。

小伙计看明若年纪轻轻,长得也不像风餐露宿的采药女:“你先拿出来,让我看看是不是何首乌。”

明若也没多说什么,直接把何首乌从背篓里拿出来。小伙计看得眼睛都直了,亲娘啊,他长这么大,还是第一见这么大的何首乌呢。

明若看这伙计呆呆的,只好提醒一声:“你们铺子收不收?你们不收的话,我去别家问问。”

“姑娘稍等。”这么好的药材自己可做不得主,恭谨地说,“我去请掌柜过来,同姑娘谈。”

掌柜跟明若一番讨价还价,最后五十两银子收了这何首乌。

明若见过一间药堂的账目,这么大的何首乌五十两不算高价。但这小镇比不得皇都,估计也难给出更高的价格了。反正自己也不是为了赚钱,直接卖药材只是应急而已。

明若揣着银子直奔成衣铺,虽然李大海说,这是镇上最好的成衣铺子,明若看里面的衣裳还真是……不怎么样。尤其里衣做得格外粗糙,明若觉得自己更愿意穿病号服对付一下。

明若给自己和司皓宸,每人选了两套细棉布冬装,厚实又低调。加上鞋袜和棉斗篷,整整包了两个大包袱。

李大海跟在明若身后,看着她去点心铺子买了点心蜜饯,去杂货铺买了木箱、烛台和蜡烛好些东西,去书店买了书,甚至还在布店扯了一块漂亮的花布,说是要做窗帘……这好好的花布,平常人家裁衣裳都舍不得买,明姑娘居然要用来挡窗子。

镇上最繁华的一条的街逛下来,李大海已经被明姑娘的败家能力吓住了,一会儿工夫就花了三十多两银子……李大海寻思,明姑娘以后要寻个多有钱的夫君,才能养得起她呀!(司皓宸:本王不但有钱,还有封地。)

陪着明若采购完毕,李大海才去集市上卖剩下的一筐木炭。这集市是专门为周边村子的人卖菜蔬蛋肉设立的,也有人卖些自己织的布和进山采的山货。明若买了一些干蘑菇和咸肉,看到有人卖黑鱼,赶紧买了一条,这黑鱼炖汤可是很补的。

今天李大海的木炭卖的快,明若晌午就回来了。大包小包地搬进屋,明若煲上鱼汤才开始整理买回来的东西。

明若先展示了给司皓宸买的冬衣:“你喜欢的天青色和玄色,就是料子不太好,你先凑合穿吧。”

“嗯。”司皓宸忽然觉得,他们就像现在这样,做一对普通夫妻也很好。生活中没有算计与争斗,每天最关心的是柴米油盐。

司皓宸肩膀上的伤已经长好,明若把桌子移到床边,他就可以坐起来自己吃饭了。鱼汤端上桌,掀开汤煲的盖子香气四溢,鱼汤炖成了奶白色。明若在汤里加了枸杞,看起来格外漂亮。

午饭很简单,黑鱼汤、炒青菜,一人一碗白饭。平素在府里用膳,最少也有七八个菜,美食美器。现在这单薄的桌上,只有一菜一汤,碗碟都是粗瓷的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