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公主现下既难受又惊慌,连忙让春香拢起床幔。太医看了她的面色,眉头皱得更紧了——这位公主面色红润不似病容,但表情却很痛苦,这也太矛盾了。

就这一会儿工夫,八公主就觉得忽冷忽热的:“本宫好像发热了……”

春香连忙上前用手试了试公主殿下的额头:“公主的额头很烫呢。”

“先拧凉帕子敷在额头上,在下这就去煎退热的汤药来。”虽然从脉象上诊不出明玉公主得了什么病,但症状与中暑无异,就先按中暑医治。要是不见效,再传别的太医来看吧,反正他是治不了的。

春香和太医又是冷敷又是汤药的折腾了大半个时辰,八公主的病情稍有缓解。明若也吃了四块点心,喝了两杯茶,觉得有些无聊。

明若起身活动了一下腿脚:“八皇姐可好些了?”

八公主确实比刚才舒服了一点,却不想跟明若说话,直接闭上眼睛——装睡。

明若翻了个白眼,以为我很想搭理你的吗。明若对春香说:“既然皇姐已经睡了,本宫就先回去了,你好好照顾八皇姐,可别偷懒。”

“谁准你走了?”自己遭了这么大罪,却没欺负到明若,八公主哪里甘心,“本宫的病没好,你就不许离开。”

“我看皇姐这病……没十天半个月是好不了的,我也不能住在宫里陪着八皇姐。”明若唇角微弯,笑得一脸无害,“我的婢女霁月初来东桓时,就是受了暑气。那丫头没用心调养,后来就去了……

八皇姐可别操心了,好好养病吧,小病也不能不当回事呢。”

听到明若提起霁月,八公主的身子一僵。那种让人慢慢衰弱的药,就是她给霁雪的。她眯起眼眸看向明若——她是不是知道了什么?但明若的神情很温和,眼眸中不染一丝怒气,并不像知情的样子。

明若抚了抚身上的宫装,仪态万千地往外走去。

好好好,这死丫头一点都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:“来人,把她绑了塞到本宫床底下来!”

八公主眼看阴招用不上,索性她就明着来了。

嗖嗖,从殿外冲进两名暗卫,每人手里拎着两个人,径直走到八公主的床前。

八公主心下微惊,这两个并不是自己的暗卫呀,她这是叫来了什么人。

阿一和初三捉住手中之人的后颈,强迫他们抬起头来:“明玉公主可是叫他们?”

八公主瞳孔紧缩,自己的暗卫像软脚虾一般,被人提在了手里,心中大怒:“一群废物。”

阿一动作麻利地把手中的两个人塞到了明玉公主的床下,然后对初三说:“这床不大,那两个塞不下了。”

初三抬手,砰砰两声,手中的两个暗卫被扔进明玉公主床里,俩人叠在一起,倒是不占地方:“你这床底太小塞不下了,还请明玉公主见谅。”

阿一用眼神给初三点了个赞,这么好的办法自己怎么没想到呢?这小子脑袋什么时候这么灵光了!

八公主气得要死,谁给他的胆子,竟敢把下贱的护卫扔她床上:“你们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