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过一番激烈地思想斗争,第二天,前往药堂治疗时,八公主咬咬牙,数了一百四十九万两银票揣进了袖袋里。

这几乎是她嫁妆里所有的银票了。和亲都是远嫁,没办法陪嫁庄子店铺,就都折成了银子。方便公主到了‘夫家’这边自行购置田产商铺。

八公主发现明公子似乎偏爱素色,今天特意选了一身白色烟罗纱裙,外披银蓝绣凌霄花大袖衫,搭配整套白晶玉头面。春菱和春香扶着她下马车,轻纱裙摆和大袖衫拖尾铺陈开来,还挺好看的。

明若坐在诊台后,看着八公主款步走来。不得不说,八公主更合适这种冷色系的衣裳。美中不足的就是,这纱裙的裙摆比较蓬松,将八公主的身形又放大了一圈……

看到明公子将目光落在自己身上良久,八公主隐在面纱下的唇角得意地勾起来,她就知道,明公子是心慕于自己的。(染衣:不不不,我们若儿是觉得你选不对适合自己的衣裳,总是砸云妆楼的招牌。)

八公主来到诊台前,微微颔首:“明公子。”

明若正在给前一位患者开药方,也冲八公主颔首:“小姐请稍后。”

南星连忙上前招呼:“小姐请随我到后堂来。”

八公主的公主病又犯了,一个小杂役而已,也配同堂堂公主说话。她恶狠狠地瞪了南星一眼,低声呵斥:“滚开!”

八公主的声音并不大,只有她身边的婢女和南星能听清。奈何明若现在有玲珑加持,耳聪目明到就算想听药堂外的声音,只要集中注意力,也是能办到的。

明若眼眸微眯,这八公主就正正经经当个人,安安生生把‘病’治了,不好吗?

南星被八公主弄懵了,好意为她引路,怎么还骂人呢?

“南星,过来抓药!”明若唤了一声。

“哎,师公。”从小在皇都长大,南星也算见过世面,懵是有些懵,但很快就调整过来了。

八公主眉头微跳,这个小药童似乎不是普通杂役……看来,自己还是有些草率了。不过也没太往心里去,径直走进后堂,坐在前两日明公子为她施针的位子上。

明若走进后堂,只见她头束玉冠,身穿月色锦袍,腰间挂了一块云纹龙佩。这龙佩是今早从司皓宸腰上‘薅’下来的,理由是跟她的月色锦袍很配。

司皓宸自然是王妃要什么就给什么,原话是:“你再看看还想要什么,把为夫挂你身上可好?”

明若怎么都觉得司皓宸在开车,但是没证据。

八公主看到明若腰间挂的玉佩,眼眸微沉。她出身皇室,自然知道龙佩可不是随便佩戴的。除非皇室宗亲或者帝王恩赏,平民佩戴是要治罪的。

老沈把浸银针的药汁端上来,明若把银针丢入药碗中。

八公主被接连扎了两天,现在听这银针沉底的声音都哆嗦。最后一点坚持被抹杀,赶忙从袖袋里摸出一叠银票放到桌上:“明公子,那两样药材我没找到,决定用你的丹药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