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聪都要给师傅跪了,能把‘诊金奇高’说得这么理直气壮,真乃神人也。

“……”八公主的脸僵了僵。

她确实是听驿馆的下人说,当初北池雪女得了太医都治不好的怪症,就是到一间药堂花一百万两银子,买了一颗什么丹药,吃下去就好了。八公主也询问了为她诊治的太医,太医也说确有其事。而且,前阵子三皇子中了不明剧毒,太医院束手无策,也是吃了一间药堂的丹药,现在已无大碍。

太医巴不得这明玉公主赶紧去买一颗天价丹药,吃了就马上好起来。现在整个太医院的太医,一听说驿馆又传太医为明玉公主看诊就触头——门难进,脸难看,病难治。谁愿意去啊,可怜他们几个资历浅的,被派去整日的被各种磋磨。

见八公主没接话,明若也不催促,很有耐心地等着。

八公主心下算计着,她带到东桓的嫁妆加起来有三百万两银子。毕竟南戎以富庶闻名,这嫁妆放眼四国,在各国公主中,也是相当丰厚的。但八公主却很不满意,去年小九出嫁,嫁妆可是足足有五百万两。

但这也没办法,父皇为了给那死丫头做脸,不但晋升晴妃为贵妃,还给小九封了个一品公主。而自己的生母早就被打入冷宫,自己能得个二品公主的封号,已属不易,即使再不甘也得忍着。

想想之前那二位的诊金,八公主的嘴唇都有些抖:“公子医治本小姐的病症,需要多少诊金?”

“小姐身处异乡,又患了这样的病症,在下很是同情……”八公主听到明若这样说,心下稍安。而明若接下来的话,差点没让八公主背过气去,“雪莲丹一百五十万两银子一颗,至于施针和浸泡银针的药汁,就不必另外支付,全当在下送与小姐了。”

明若笑得童叟无欺,那神情分明在说——你看,我是不是很慷慨?

“你那丹药是仙草炼成的吗?”八公主的声音拔高了几个度,要不是为了在这位公子面前维持形象,她都要跳起来了。

“虽说不是仙草,但也差不太多。”明若依旧一脸的云淡风轻,“雪莲丹中有两味极其罕见的药材,其一是焰心莲子,其二是千年雪莲。如果小姐手中有这两种药材,在下可帮忙炼制,所有费用加起来,小姐付给在下一万两银子便可。”

焰心莲子八公主没听说过,但千年雪莲她是知道的,大概也就几十万银子一株。这么算算,还是自己带药来医治划算啊。

八公主从袖袋里摸出一张一万两的银票,放到桌上:“本小姐自带药材。”

“好。”明若点点头,“小姐是今天就开始针灸,还是等带了药材来,再开始治疗?”

“现在就治。”八公主都要被这病症折磨疯了,能快一刻好,她都不想等。

“可以,容在下去准备一番。”明若收了银票,转身就去抓药了。

沈聪跟在明若身后,只见师傅拉开几个药柜,连药秤都没用,取出几种药材混在一处。

明若将抓好的药交给老沈:“加一碗水熬煮一刻钟,趁热端过来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