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若微微挑眉,按理说不应该啊:“表少爷会武功吗?”

“啊?”夏生完全跟不上少夫人跳跃的思路,“是会一点吧,表少爷前几年忽然喜欢打拳,太太专门请了拳师来教。但练拳太辛苦,表少爷断断续续学了一年就不学了。但打人确实比没练之前疼了……”

啧啧,看来夏生是没少挨赵星的拳头。如果说是三脚猫的功夫,应该不会影响药效才是。明若对自己的药还是很自信的,保准‘药到病得’。

暮春时节,院子里的樱花都开败了,长出绿茵茵的树叶。明若看了一眼树下残破的石桌,下午都快过完了,也不见有人来修,这是几个意思?

直到天际染上一抹晚霞,朱管家才带了两个小厮来:“小的朱义投请少夫人安。”

“免礼。”这朱管家长得很有特色,鼻孔外翻,眼睛小小。这眼睛鼻子放在过分圆润的大脸盘上……嗯,人如其名,是‘猪一头’没错了。

“我还以为朱管家忘了清秋院要更换石桌呢。”明若语气淡淡。

朱管家是个人精,自然听出了少夫人话里的不满。但少夫人终究是少夫人,上头还有夫人不是?

朱管家赔笑道:“小的本该早些带人过来的,可星少爷不知怎的摔了一跤,脑袋磕在了石头上,流了好些血。幸亏有婆子打边上经过发现了,要不,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……”

“那表少爷现在如何了?”明若询问。

“还在昏睡着呢。”朱义投接着说,“大夫说是因失血过多才这样,大概傍晚才能醒。”

这时,两个小厮已经量好了桌面的尺寸,回到朱管家身后。

朱管家又说:“尺寸已经记下了,三天后新的石桌就能送来。小的得先去星少爷那边守着,万一太太有什么吩咐,找不着小的就不好了。”

“朱管家去忙吧。”明若一偏头刚好看到了清风,“清风,你去送送朱管家。”

“是。”

清风说送是真送,那两名小厮使了吃奶的劲儿,才抬了一半石桌往院外挪。清风随手一提,拎起另一半,几步就走到院外。

看了看门口的独轮车:是放这车斗里吗?”

“是是是。”朱管家连连点头。

清风把自己这半扔车里,还顺带接过那俩小厮抬着的一半,帮他们也放车上了。

朱管家看得脸上的肥肉只抖,这小子是什么怪胎?个子这么小,力气挺大啊!

打发走朱管家,明若决定去书房找本书看看。

司皓宸见四下无人,才开口:“赵星磕破头……是你做的?”

“那可不是。”明若晃了晃手指,“我只是让他昏倒而已,磕得头破血流,纯属是他命不好。”

司皓宸才不相信,小丫头出手一次,只让人昏迷这么简单。不过司皓宸也没多问,他现在只盼着天快些黑,昨日刚食髓知味,现在只想把小丫头囫囵吞了。

是夜,吃过一次亏的某死阿宅,拒绝进空间无果。被马拉松冠军拖着跑了十公里,只觉得自己这小身板实在要废了。

餍足了的马拉松冠军,陪着笑脸提供了,洗澡、搓背、按摩一条龙服务。明若只觉得空间确实有用,要不,自己可能会过劳死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