颜昭白尝了一下酸菜鱼,顿时眼前一亮:“这厨子手艺不错,今日起,我就住在军中了,方便练兵。”

颜昭白此时干劲满满,只盘算着如何练好兵将,把设计精妙的铁楠木战舰收入囊中。

“我会交代下去,让这厨子负责你的膳食。”虽然,也许、大概、可能,这厨子也就若儿教的这三道菜,能入得了颜昭白的眼。但是,他也算是想人所想,急人所急了。

“好。”有了‘人才换战舰’的计划,颜昭白看黑芝麻汤圆顺眼许多。

司皓宸拆了一只螃蟹,将蟹黄和蟹肉剥出来盛在小碟子里,淋上一点蟹醋,放到明若面前:“吃吧。”

“谢谢夫君。”明若唇边弯出浅浅的笑。

上辈子狗粮吃得够够的,天可怜见,这辈子自己也得了一个给她拆螃蟹、剥虾壳的男朋友,终于轮到自己撒狗粮了……

司皓宸也唇角含笑,他早就发现了,这丫头懒得很,常吃虾仁鱼片之类。带壳带刺儿的河鲜海鲜都吃的少,不是不爱吃,是不爱挑刺剥壳。

由于第二天一早,还要回皇都去,用过晚膳之后,明若和司皓宸就准备休息了。

奈何这营帐单薄得很,明若刚脱掉披风洗漱完,就冷得瑟瑟发抖。司皓宸摸了摸榻上的被褥,除了放着汤婆子的位置,其他地方也是冷冰冰的,不由得皱起眉来。

仔细查看了围营帐用的毛毡,捉了披风给明若裹上:“今晚去空间休息。”

“嗯。”明若也正有此意,意念一动带着司皓宸进了空间。

两人在空间的药田里慢慢地走着:“之前在西北住营帐也没这么冷,当时已是初夏,但西北夜间的温度也不算高。”

“西北军的营帐都是围了两三层毛毡的,主将用的大帐,冬天还会加覆皮革,所以比较暖和。”司皓宸牵着明若走进卧房,“这边的大帐只有一层毛毡,营帐又搭得很大,就更冷了。”司皓宸面色变得严峻起来,“户部估计没少克扣水师的军需粮饷。”

“这水师怎么像是后娘养的……”明若倒是知道丹胥帝会克扣西北军的军饷,所以,西北军基本是司皓宸自己在养着。

“水师的虎符在太上皇手里,主将也只听太上皇一人号令。太上皇常年不在皇都,丹胥自然不会砸大把的银子在这里……”

“这水师怎么说也有几万人吧?皇帝都不争取一下吗?”虎符不在丹胥帝手中,他就如此苛待水师。就算以后能拿到虎符,兵将早就与他离心了吧?

明若相信,就算现在丹胥帝得了西北军的虎符,也无法掌控西北军。西北军只认司皓宸一人,根本就不是虎符能控制的。

“他只擅长同文官勾心斗角,还觉得自己聪明绝顶。”司皓宸唇角勾起一抹嘲弄,“既然丹胥看不上,这水师的人心,本王就代替他收买了吧。”

“严冬就要到了,先让白燊从北池那边多换些毛毡皮革回来,把过冬的物资解决了才好。这江边本就湿气重,冬天肯定比别处都冷。”或许是从小受到的教育使然,明若心中对保家卫国的将士,总是充满了崇敬和爱戴。

“嗯。”司皓宸点点头,不愧是他的王妃,总能跟他想到一处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