司皓宸看初一已经把施管家安顿好,便吩咐:“你回府去把银墨带来。”

“是,主子。”初一领命而去。

为了对付操控术,明若花费了不少心思钻研,现在已经充分掌握了理论知识和未经临床应用的药物。施管家有幸成为第一批受(试)益(药)者。

明若先施了针,然后给施管家嘴里塞了两粒药丸,动作行云流水,神情专注认真。

司皓宸静静地在一旁看着,明若在救治病患时,整个人的气场会变得与平时不同,会让人莫名地信赖和敬畏。

大概过了一刻钟,施管家缓缓睁开了眼睛。模模糊糊间,看到一张有些熟悉的脸:“明……明大夫……”

噫,今天出门着急,明若虽然换了身侍卫的衣裳,却没认真‘化妆’,本就打着‘狐假虎威’没人敢惹的主意。这被施管家一睁眼,就认出来了可还行?

施管家晃了晃脑袋,又看到云亲王也在这里。有那么一瞬间,施管家觉得自己是在做梦。即使努力说服自己是在做梦,但云亲王是何许人也,施管家仍有灵魂被吓出窍的感觉。

‘嗷’~银墨一路闻着主人的气息,兴奋地冲进来。

明若听到动静,转身就看到一只纯黑的‘德牧’往她这边冲过来,瞬间被吓得呆愣原地,惊呼声都卡在喉咙里发不出来。小白感到主人的惊慌,瞬间从空间里出来,虎躯一震挡在了明若身前。

半人多高的白虎从体型上就占了优势,更何况作为神兽对其它动物,有着天然的等级压制。原本威武霸气的大黑狼,也有些扛不住,一边往后退,一边冲司皓宸‘呜呜’的叫着,看起来竟有些可怜巴巴的。

明若往后退了一步,司皓宸上前将明若揽进怀里,对银墨说:“出去!”

银墨无比幽怨地抽了抽鼻子:‘呜’~

施管家亲眼目睹了虎狼对峙这一幕,在吓晕之前,已经认定,自己一定是在做梦——躺平了心安理得地昏了过去。

一进施府,银墨就撒丫子狂奔,初一好不容易追上来,却发现它安安静静地趴在门口,与刚才的撒欢模式判若两狼。

初一还有些搞不清状况,只听屋顶上传来了秦默的声音:“刚冲进去,就被王爷赶出来了。”

银墨听到秦默的声音,瞬间站起来,冲着屋顶就是‘嗷呜’一嗓子。

秦默老神在在地盘腿坐下:有本事你上来啊!

银墨又‘嗷呜’一声狼嚎,好像在说:有本事你下来啊!

明若又给施管家扎了两针,人本来就要醒了,又被一声瘆人的狼嚎给‘嚎’晕过去了……

明若揉揉额角,对司皓宸说:“管好你的狗子,别让它再叫了……”

“银墨是狼。”司皓宸纠正道。

“都是犬科动物,就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了。”明若本来还想教育司皓宸说,野生动物是不对的,狼很危险。但自己都养老虎了,一点说服力都没有,也就谁也别说谁了。

银墨一声‘嗷’刚出口,司皓宸便打开门,沉声道:“闭嘴。”

银墨瞬间闭上嘴,声音却来不及收住,闷闷的‘呜’了一声,听起来格外委屈。

明若收起银针走出来,看到那么大一匹狼,却垂着脑袋,耷拉着尾巴,就格外有喜感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