似乎为了反驳监正的话,原本还算温顺的黄金蟒忽然暴起,一尾巴抽倒拖拽它的两名御林军,迅速往殿外窜去。

大殿中的宾客东躲西藏,场面一度十分混乱。御林军一路追赶,最后回报,那蟒蛇逃进碧波湖不见了踪影。

钦天监监正为了自圆其说,只得接着说:“蛟龙入海,鸣凤飞天,都是社稷稳固,天命所归之吉兆。”

‘文帝’看着殿中乱哄哄许多人,只想说,你快闭嘴吧,吵得朕头疼。

但为了面子,还是应和了几句。‘文帝’身边的总管太监于福海,冲钦天监监正使了个眼色,让他一边猫着去。

钦天监监正觉得自己已经尽力了,灰溜溜的回到原来的座位上。只是刚才殿中混乱,桌子还在,椅子却被人撞翻了,还溅了些菜汤在上面,根本没办法坐了。

这宴席是进行不下去了,且不说刚才人们惊慌失措,撞翻了许多桌椅。单就各位夫人小姐沾上酒水的衣裳和凌乱了的发髻,也够一番忙乱的。

卞皇后命人收拾出两侧偏殿,供各府夫人小姐更衣补妆,男宾可前往御花园游赏。

那碧波湖离御花园并不远,现下黄金蟒潜藏在湖里,谁敢往那边去啊。众人只得移去后殿,暂且待着。

让云亲王一起去后殿显然不合适,皇后冲‘文帝’微微一笑,开口道:“这里收拾停当还需些功夫,清凰带云亲王去无瑕宫休息一会儿吧。”

看‘文帝’没加阻拦,皇后只觉得心气顺了不少,要知道颜沧是这人走茶凉的态度,她就不该让那贱妇多活了这些年。

“儿臣谨遵懿旨。”明若俯身行礼,带着司皓宸往无瑕宫走去。

无瑕宫,取白玉无瑕之意。整座宫殿用白玉建成,远远看去仿若琼楼玉宇一般,在阳光的照射下,笼在柔光里。

走入宫苑,虽然许久无人居住,但宫人打扫得很仔细,并没有萧索破败之感,只是有些冷清罢了。

明若带着司皓宸去了自己回宫小住时,居住的偏殿。

‘渊先生’则站在院中两颗紧挨着的梧桐树下,轻抚树干。这两棵树,是他同晴儿一起种下的,希望它们有朝一日,能结成连理枝。不想事与愿违,这两棵树没有结成连理,他与晴儿也天人两隔……

明若住的这间下偏殿,比行宫中的明珠阁要简素许多,只有起居必须的家具,多余古玩摆件什么都没有。这些简陋的陈设,看得司皓宸直皱眉,那‘文帝’和卞皇后绝对是故意苛待他媳妇。

明若抬手揉开男朋友蹙起的眉头:“‘静以修身,俭以养德’。你看我现在如此德才兼备,就是这么修炼出来的。”

“噗。”司皓宸捏了下明若的脸颊,“为夫瞧瞧这脸皮厚是不厚。”

明若拍开司皓宸的手,拉了把椅子坐下:“我是实话实说,才不是脸皮厚呢。”

“嗯。”司皓宸觉得,自己媳妇‘德才兼备’倒是实至名归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