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人虽然已经不能动弹,但目光却寒凉如冰刃。明若毫不怀疑,如果他还能动,绝对会毫不迟疑挥刀相向。反正是敌人,就随他自挂东南枝吧。

司皓宸却觉得碍眼,挥剑斩断树枝,‘石雕’咚的一声掉下去,那树丫砰的一声砸在他头上,那黯隐卫彻底失去了意识。

老铁和玲珑你追我赶地进了颜沧的寝殿,在殿中服侍的宫女太监瞬间被迷晕,耕耘的‘土地’也失去了意识。颜沧察才觉到不对劲,披衣起身。

寝殿的大门被人一脚踹开,轰隆一声在静谧的夜里格外震颤人心。颜沧拢住衣襟,握着佩剑走到门口,就看到颜渊站在院中,月光落在他银白的头发上宛若霜华。

由于太过震惊,颜沧的瞳孔紧缩:“你怎么,在这里!”

“很意外吗?”颜渊拔剑出鞘,“不用那些腌臜手段,就像小时候,凭本事打一场。”

这些年自己练功虽然有所懈怠,但颜渊被封印了武功,锁在那狭小的洞穴中,能比自己好吗?

颜沧并没有应答,提剑便砍。

明若小声咕哝:“这都不讲武德了啊。”

司皓宸揽紧媳妇的腰,眼睛却紧盯着便宜岳父,如果有疏漏,时刻准备着出手相助。

要说不讲武德,那颜沧倒是将这一点贯彻到底了。说好的正经干架,一会儿玩偷袭,一会儿使暗器,最后还不要脸的撒毒粉。

可惜,这点小动作在玲珑和老铁面前,完全不值一提。来暗器,老铁就一头撞飞。撒毒粉,玲珑迎上去吞掉。

打了这么久,都没御林军和黯隐卫来救驾。

颜沧揣测,宫中怕是已被颜渊控制住了。自己用尽所有手段都没占到便宜,只能往空中弹了一枚信号烟,召唤宫外的黯隐卫救驾。

颜渊并没去管那枚信号,一剑挥出斩断了颜沧的手筋,握在他手中的长剑当啷一声掉到了地上。

再一剑挥出,颜沧双脚一软,直接跪坐在地,他仰起头,看着一头白发的颜渊,觉得熟悉又陌生。

他们原本是双生子,从小到大做的最多的事情,却是竞争。数不清的比试下来,他对这个弟弟再了解不过——无论何种情况下,总会对自己保留一丝不忍。就是这一点点的‘不忍’,就可以让自己占尽先机。

可是,就在刚才,颜渊手起剑落,是没有一丝迟疑的冷酷。

颜渊居高临下地看着这个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,他几乎毁掉了自己毕生所有,滚滚仇恨在他胸膛中撞击,长剑在手中铿铿作响。

“你……你不能杀朕……”颜沧想要后退,但手脚却都不听使唤。

颜渊用染了血的剑尖直指颜沧眉心,语气极为冷漠:“你确定不要死吗?”

这样的颜渊,是他没见过的。有恐惧在颜沧眼底蔓延:“确……确定!”

颜渊轻轻挥出几剑,颜沧的脸被划得血肉模糊。他死死咬着后槽牙,不让自己痛呼出声。

嗖嗖嗖,四周落下二十几道黑影。颜沧大喜过望,高声道:“快来护驾,给朕杀了这逆贼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