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们随意,不用管我。”明若自认不是多愁善感的人,兔兔那么可爱,也很好吃的,“不过,不要往山的深处走,爹说山里有狼群。”

“好……”颜昭白觉得,果然还是亲爹靠谱一些。

几人出了小树林,又往山里走了一段,司皓宸打到两只山鸡,颜昭白又收获了一只兔子。趟过一条小溪,前面的树林比较茂密,看起来黑沉沉的。

司皓宸发现小丫头有点儿紧张,解释道:“这样的树林里才会有大一点的猎物。”

他们刚走到树林边缘,就看到前面有人正用弓箭瞄准一头鹿。颜昭白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那人射去一箭。

‘啪’的一声,鹿受到惊吓跑开了,一支羽箭被颜昭白射出的箭打落在地。常山马上往羽箭射出的地方追过去,司皓宸打了个手势,让暗卫也跟上。

二皇子颜昭楷看到插入泥土的两支箭,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:“多谢五皇弟。”

“二皇兄客气了。”颜昭白拔起他打掉的羽箭,那箭翎上有两道蓝色的印迹。

明若跟二皇兄见了礼,看颜昭白还在盯着那羽箭看:“五哥,怎么了?”

“这是海威军的专用羽箭。”颜昭白将两支箭随手丢进箭筒里。

“……”明若只能想到——‘假爹’一计不成,想要栽赃海威军谋害皇子。但是这手段有些拙劣啊,用带标记的羽箭‘作案’,这么明显的破绽,也太侮辱大家的智商了吧?

“一定是有人栽赃,我相信甄大将军不会害我。”颜昭楷现在背后都是冷汗,自己一向低调做人,没想到还是被人盯上了吗?

“多谢二皇兄信任外祖父。”颜昭白翻身上马。

“先离开这里,林子便于埋伏,恐怕不太安全。”司皓宸提醒道。

“对对,先离开这里再说。”颜昭楷从林子里出来。

一行人很快就来到,他们之前经过的小溪。

“二皇兄的护卫呢?怎么就你一个人?”明若记得,之前进林子时,每人至少带了两个护卫。

“之前追那鹿进了林子,我怕人多惊了猎物,就让他们在外面候着了。”颜昭楷经明若提醒,才想起自己的护卫来。往空中射出一枚信号,过了一回儿,就听到有马蹄声往这边来了。

颜昭楷的四名护卫过来与他会合,常山也从远处过来了,马后面还扛了个黑衣人。

明若一看那人软手软脚昏迷不醒的样子,就知道是司皓宸的暗卫干的。这药是她亲手配制的,药效强劲,保证对方来不及自裁就能昏过去。

“先回营地再审吧?”颜昭白征询颜昭楷的意见。

刺客是颜昭白的人捉到的,颜昭楷自然没有异议,大家一起往营地赶去。

刚回到营地,颜昭白和颜昭楷还没来得及回去审问刺客,又一大群人匆匆忙忙回到营地。被簇拥其中的是八皇子颜昭庆,肩胛中了一箭,那箭翎上也有两道蓝色印迹。

颜昭庆的护卫一边护着他往营帐去,一边吵吵嚷嚷地去找太医来为八皇子看伤。

“啧。”明若看着那中箭的位置都觉得疼。

最主要的是,那晕开在衣裳上的血迹泛黑,箭上应该淬了毒:“五哥,你捡到的那根箭给我看看。”

颜昭白从箭筒里抽出那根羽箭递过来,司皓宸用帕子包了一下,才拿给明若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