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算她想乱跑,这连个导航都没有,路都不认识呢。

“不听话,还顶嘴!”司皓宸在不乖的小嘴巴上咬一口。

“你你……”明若瞪着司皓宸。

“我怎么?”司皓宸冲明若邪魅一笑。

司皓宸这表情真的太欠揍了,明若踮起脚尖在司皓宸唇上‘反咬一口’。

“嘶~”司皓宸眸光微闪,小王妃都不服‘家法’了,他是该纵容,还是纵容呢?

两人打闹一阵,瞪着对方像是吃了两斤红辣椒的唇,不由得笑起来。

“咳咳,本王要去沐浴了,回头再收拾你!”

明若毫不客气地翻了个白眼:“放马过来呀,本宫没在怕的!”

接下来的几天,过得风平浪静。就连司皓宸觉得会出幺蛾子的雪女,都随北池国的使臣启程,返回北池了。

经过十日的治疗,这一天施完针之后,明若让三皇子试着站起来。三皇子在近侍的搀扶下,站了起来,还试着走了几步。除了觉得伤处有些隐隐的疼,与从前毫无二致。

“现在还属于康复期,每日站立行走不宜超过两个时辰,最好还是多卧床休息。”明若一边收拾用过的银针,一边下医嘱。

“好。”三皇子暗暗舒了一口气,悬了许久的心终于落下来了——他的腿终是能走路了。

三皇子高高兴兴地‘出院’了,这十来天搬来的东西,足足用了五辆马车,才装下,再次拉回平王府去。这让明若想起了一句经典台词——賤人就是矫情。

八公主额头上的伤,也恢复得不错,狰狞的结痂脱落,露出新生的皮肤。伤痕看起来虽然还很明显,但长平整了许多。八公主让工匠在凤冠前面加了一排珍珠流苏,大婚那日再覆些脂粉,就可以将这伤疤完美地遮住。

让八公主感到不满的是,她先后拿了两粒安神丸给李太医研究,李太医不但没炼出安神丸,居然连安神丸中添加了什么药材都没弄清楚。李太医还想继续研究,但这安神丸本就难买,八公主没多余的药丸拿给他浪费。渐渐死了心,断了找人炼药的念头。

很快就到了皇三子平王同南戎八公主大婚的日子。由于最近皇都没什么新鲜事,三皇子的大婚就成了皇都百姓争相关注的焦点。想到去年南戎九公主嫁入云亲王府那浩浩荡荡的十里红妆,有好事者早早来到驿馆门前,擎等着数八公主的嫁妆有多少抬。

明若睡到自然醒,慢悠悠地用了早膳。紫苏和董嬷嬷捧来宫装和首饰,为王妃娘娘更衣梳妆。

明若本来应该早早去驿馆,为八公主添妆的。但八公主惯爱找原主麻烦,明若觉得这个费钱费力的环节,还是跳过吧,反正她是不在乎名声差一点的。

婚宴司皓宸都不打算参加,但明若没见过古时候的婚礼,想去看个新鲜热闹。司皓宸只得端起皇叔的架子,带着小王妃去吃喜酒。

“这钦天监是怎么算的日子啊?”紫苏看了看外面阴沉沉的天空,“一会儿怕是要下雨呢,奴婢去把王爷给您买的伞取来吧。”

“去吧。”明若看这天色,也觉得是要下雨呢。

三皇子骑着马,去驿馆迎亲。八公主听到门外鞭炮声响起,太监尖细的声音唱喝:“吉时到,上轿~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