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伤口沾到水必须重新换药,饮食也要以清淡为主。”明若又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。

“奴婢记下了。”春香认真听着医嘱。

八公主又买了两盒‘限购’的安神丸,才离开药堂。上车后,她打开一盒,取出一粒药丸,递给春菱:“把这药送去给李太医,让他试着炼出一样的来。”(明若:让老中医‘炼’西药,你咋不让他上天呢?)

“是。”春菱将药丸收好。

明若将那一万两银票揣进‘袖袋’,沈聪从后院走进来:“师傅,三皇子请您过去一下。”

“嗯?他身体有哪里不舒服吗?”明若挑眉。

“不是。”沈聪摇摇头,“他刚才问我,手术后多久可以行走。我告诉他大概要两个月,他就让我来请您,估计是不信我的话呢。”

“哦~”明若搓搓手,又来一散财童子,这夫妻俩挺默契的嘛。

明若一脸漠然地推开病房的门,有那么一瞬间,还以为自己走错地方——

病房的青砖地上铺了花纹繁复的地毯,原本的简易床换成了紫檀雕花大床。里面一应家具也都换成了紫檀木的。

窗前的长桌上摆着金镶玉山水书屏、匙箸香盒、玉壶春瓶里还养了一枝蝴蝶兰。对面的高几上是整套青玉茶具,鎏金香炉里燃着沉香,青色的烟雾袅袅升腾……

明若翻了个白眼,就让你留院观察一宿,至于搬来这么些东西吗?这是来治病还是度假呢?

“明大夫请坐。”三皇子看起来精神还不错。

近侍连忙搬了椅子过来,放到三皇子床铺对面,示意明若坐下。

明若谢了座,大大方方坐下来:“找在下何事?”

“本王要十五日后便能起身行走。”三皇子说得很直接,都没给明若说办不到的机会。

明若心中冷笑,以为这样就能难倒姐吗:“别说十五日,在下十日之后就能让您起身行走。但是,这样的治疗相当于揠苗助长,会落天下雨腿脚酸痛的后遗症……您确定要这么治吗?”

三皇子沉思片刻开口:“要!”

“好吧。”明若免为其难地点点头,“这样治疗需要用到龙筋散,一帖两万两银子,需要用五帖,隔天还要配合针灸……在下就算您十万两,针灸就不另外加钱了。”

“可以。”手术费加上这后续治疗,一共十五万一千两,用这些钱换自己能行动自如,能有大好的前途,三皇子认为非常值得。

“那就从今日开始治疗,在下让徒弟煎了药散送过来,明日为您施针。”

“好。”三皇子想了想说,“那本王就在这里住下,你安排好后续治疗。”

“也好。”你愿意住就住吧,反正都把家当搬过来了这么多。

明若显然低估了三皇子的矫情程度,在明若收到十五万一千两的诊金后,三皇子又让人搬了一马车家当过来,整个后院都快被三皇子府的东西给占领了。

明若看在银子的面子上,才没把他们连人带东西给丢出去。也不坐诊了,眼不见为净地回了后宅。

司皓宸坐在院子里的石桌旁处理各处奏报,明若在他对面坐下:“我的事情都做完了,可以回去了哦。”

“现在太早。”司皓宸放下手中的笔,冲明若招招手,“过来。”

“不过去。”明若连连摇头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