司皓宸冲暗处打了个手势,就有一道暗影从对面屋顶跃下,潜入茶楼之中,明若看得目瞪口呆。

“不用管他们,看你的烟花吧。”司皓宸把王妃的小脑袋转向烟花。

“哼,本来就是我的烟花,他们都是沾了我的光呢。”明若仰起骄傲的小下巴。

“对对对,爱妃所言极是。”司皓宸笑着摇摇头,真是个古灵精怪的小丫头。

“其实,那五皇子看起来有些古怪。”明若小声咕哝。

“怎么说?”司皓宸一副愿闻其详的模样。

“按理说,常年被病痛磋磨的人,不自暴自弃生无可恋就不错了。就算心性再坚韧,眼眸中也应该是沉寂的,淡泊的。”明若想了想才说,“五皇子眼神太过精明锐利,看起来有一种……怎么说呢……像是一切尽在掌控的优越感。嗯,就是这种感觉。”

司皓宸将目光落在五皇子所在的地方,小丫头说的没错。老五看着身体是瘦削孱弱些,但精神确实不错。即使病了这么多年,所有人都知道他身子不好,也从未有过病重不治的言论,这确实有点儿意思了。

明若打了个哈欠:“我困了,咱们回去吧。”

“好,为夫抱你回去。”司皓宸笑着说。

“我要背着。”

“背着就背着。”司皓宸倒是很好说话,马上转过身弯下腰,“上来。”

“嘿嘿。”明若爬上司皓宸坚实的后背,将下巴磕在他肩头,“我家竹马的背好有安全感哦。”

“抱着你就没安全感了?”司皓宸哼了一声。

“抱着太累了,我心疼自家夫君不行吗?”明若撩了撩司皓宸的长发。

狮子座大佬的毛被撸顺了,更是脚下生风,飞檐走壁不一会儿就回到了王府。

梅苑的暗卫感觉到有人靠近,还没来得及上前查看,只见主子背着王妃从自己面前飞掠而过,快得只见一道残影。暗卫不由咋舌,主子这轻功是到达了何种境地,背着人还能这么快。要是独自一人,他们可还能看得到人?

不行不行,以后练功得更刻苦才是。要不主子在前头走,他们连背影都追不上,还怎么保护主子啊?

明若沐浴完回到寝殿,看到司皓宸从外面进来,穿的还是刚才的衣裳:“你不是去汤池殿沐浴吗?”

“刚处理了些事情,耽误了。”司皓宸走到明若身后,将她按在椅子上,用内力帮她烘干头发,“那雪女现下四处钻营,应该是不想回北池去。”

“哦,所以呢?”想来她在东桓待了数月一事无成,最后还给北池丢了脸,怕回去没好果子吃,不敢回去吧。

“你最近不许乱跑。”司皓宸在明若额前敲了一下。

“我什么时候乱跑过了……”以前一直待在府里,最近也就是去一间药堂坐诊罢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