玲珑心不甘情不愿地来到黑衣人身边,救人很费事的。咦?麻麻只说让自己把他弄醒,也没说医好哈。那就以毒攻毒,弄醒就行了,至于会不会损伤机体留下后遗症……管他去死!

玲珑的小心思自然逃不过明若的感知,但也没阻止。敌国细作,根本没理由对他好的吧?

玲珑很麻利地在郦翊口鼻处抖落下一些鳞粉,郦翊的脸色变得更差了些,但却依旧没醒来。

“嗯?”明若挑挑眉,刚弯下身,想搭个脉看看是怎么回事,就看到他脖颈上的银针。

明若一拍脑门,之前她怕玲珑下的药效不够,又在昏睡穴上补了几针。看到那深深埋进皮肉里的银针,明若嘴角抽了抽——银针显然在这人刚才飞出去的时候,被砸到过。再扎深一点,都快取不出来了。

明若赶紧把银针拔出来,其中有一根断在肉里,明若用镊子才夹了出来。

银针被拔出来,郦翊也终于苏醒了。发现自己这是被围观了。再看那居高临下看着自己的东桓云亲王,脑子里嗡的一声——自己怎么就被捉住了呢!

记忆还停留在刚潜进营帐,什么还没来得及做呢,完全不明白为什么会失去意识。

“北池贤王来本帅大帐中有何贵干?”司皓宸目光冰冷地看着郦翊。

郦翊合上眼睛,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,拒绝回答任何问题。

“贤王是贵客,带下去好好款待。”司皓宸现在没心情理会郦翊,先拖下去打几顿好了。

明若脑子转得飞快,这郦翊既不服软也不挑衅,只是一言不发,明显是在拖时间呢。

“贤王殿下中了毒,身体比较虚弱,饮食必须要清淡。每日一碗清水便好,多的东西不能吃。”明若对亲卫道。

“是。”亲卫将郦翊带了下去。

司皓宸微微挑眉,王妃的意思他是明白了,但:“为什么不能动刑?”

“自然是因为……他真的中毒了呀。”明若附在司皓宸耳边,“把他关在不透光的暗室里,开始的时候六个时辰给一次水,之后每三四个时辰给一次水,”明若将一只小药瓶递给司皓宸,“这是能让人感到乏力和饥饿的药水,每次在水里加几滴便可。”

司皓宸自然也看出郦翊并不想死,此般行径只是想拖延时间,所以一下就明白了明若的用意——经过小丫头这番操作,即使只过了两三天,郦翊在暗无天日的地方,就会觉得像是过了十来日,当他觉得撑不下去的时候,自然会主动开口。这种法子也想得出,司皓宸是真心服气。

“真是个小机灵鬼。”司皓宸垂首在明若额头上吻了一下,虽然隔着面罩,但也足够温馨。

“你先沐浴更衣吧,这盔甲看着就怪沉的。”明若本来想做点好吃的犒劳一下亲亲男朋友,这一番折腾下来,计划完全被打乱了,“啊……我的汤。”

司皓宸只见小丫头窜进内帐,然后就不见了踪影。

明若进到空间,直奔炼药房。打开汤煲看了看,排骨汤和银耳汤都已经炖好了,还好没烧干。赶紧从丹炉上挪下来,放到一边。看看旁边还没洗切的蔬菜,只挑了现在西北这边还没成熟的小黄瓜,切切拌拌弄了一个凉菜,一会儿传了晚膳,搭配着这些,也就差不多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