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没人自立为王吗?”明若一脸好奇。

“四家实力相当,谁也不服谁。况且,一国皇都就算再大,能有多大?现在相互制衡还算平和,称王称霸只会成为众矢之的罢了。”

“哦。”明若点点头,忽然看向司皓宸,“你觉不觉得,那所谓的中州倒像是一座巨大的牢笼。即使有人能够与外界往来,也有时间限制。”

“呵呵,没有海阵图指引,可不就是一座大牢而已。”司皓宸丝毫不掩饰眼中的嘲讽。

或许是复国的担子太过沉重,司皓宸每次提到中州,身上会莫名笼罩上肃杀之气。明若握住他的手,权且算作安慰吧。

司皓宸把明若的小手带到唇边,轻轻吻了下:“休息好了吗?要不要去南市看看。”

“走吧。”明若将桌上没怎么吃的点心水果,都收进空间里,打算留着赶路时吃。

“要不要再多点一些来?”司皓宸笑着询问。

“等一下到街上看看还有什么特产,带些回去给外祖父和外祖母尝尝。”明若觉得自己出门一趟,怎么也得带些特产回去才好。

“好。”

司皓宸和明若出了茶楼,往南市而去。路过一座华美的建筑时,明若闻到一阵香风。这脂粉味也太浓烈了,难道是间胭脂铺不成?

明若抬头看向那招牌,上面题着两个金字——红楼。临街的窗子上都悬着各色彩纱,映着灯光影影绰绰,有‘骑马倚斜桥,满楼红袖招’那味儿了。

“啧,这是青楼吗?”明若好奇宝宝一样往里张望。

司皓宸将明若的小脑袋掰过来,咬牙切齿道:“这是红楼,青楼在那边。”

明若顺着司皓宸的目光看过去,发现街尾那边也有一座差不多规模的建筑,只不过,配色没这么丰富而已。

他们要去南市,刚好会路过‘青楼’。明若看到那招牌,也是彻底服气了,还真叫‘青楼’啊……

“这……都是花楼吧?”烟花之地不都喜欢附庸风雅,起个旖旎的名字吗?何时这般直来直往了。

“嗯。”司皓宸点点头,“永夜城以四楼八阁最为出名,青楼红楼是花楼,金楼承接杀手任务,银楼则是一座钱庄,可通兑四国银票。”

“都是你开的?”明若大眼睛咕噜噜地转。

司皓宸总觉得这是道送命题,直接把便宜老子卖掉:“青楼和红楼是太上皇开的。不过为了方便行事,表面看起来是对立的,时常会打个擂台什么的。”

“哦~”明若故意拖长了语调,小雷达转得飞快,“你逛过花楼的吧?”

“没有。”司皓宸求生欲可是很强的。

“没去过红楼……或者青楼?”

司皓宸被小丫头乌黑透亮的眼眸盯得不自在,深深感到去过那些地方,就是罪过一般:“咳咳,去那里是有事情,不是喝花酒的。”

“哼。”明若小脸写满了‘我不信’三个字。

“皇都不是传言本王‘好男风’,怎么可能流连花楼……”司皓宸翻了个白眼。

“哦,那你是去过小倌儿馆喽?”明若眼中闪着八卦之光。

司皓宸在明若额头上戳了一下:“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都是谁教给你的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