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人并肩坐在屋脊上,司皓宸长臂一伸,揽上王妃的小蛮腰,美其名曰——为了保护王妃安全。

明若很自然地靠在男朋友肩膀上,看着街上往来如织的行人,有一种在看电影的感觉。比如说——

街的这边,沈碧池同五皇子花前月下卿卿我我。街的那边,风慕沅在首饰铺子里为金娉玫一掷千金。还有,金娉芸像只小老鼠一样,偷偷尾随着自己的大姐姐……

坐在这高处,居然有一种上帝视角的错觉。明若砸吧了一下小嘴:“‘坐得高也看得远’,古人诚不欺我呢……”

“如此良辰美景,你居然感叹这个?”司皓宸捏了下明若的脸颊。

“哦,那咱们要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吗?”明若笑问。

“其实,也不拘谈什么。”司皓宸觉得,只要两人在一起就很好。

“我送你个礼物吧。”明若从‘袖袋’里摸出一只锦盒,打开盒盖,对戒上的钻石,在夜明珠与灯光的映衬下,闪出一片火彩。

东桓男子基本上不戴戒指,倒是北池和南戎的男子,喜欢佩戴宝石或者珊瑚制的戒指,而且,款式十分粗犷。与那种镶嵌一大块宝石、珊瑚的戒指不同,这两只戒指打得十分精致——就连镶嵌在上面的金刚石都是很小一颗。

司皓宸以直男审美来看,这戒指都是好看的。而且,这还是一对,司皓宸就更满意了。

“要不要本仙女帮你戴上呀?”明若笑眯眯地看着司皓宸。

“好。”司皓宸伸出右手。

明若拍了下司皓宸的手背:“不是这只手。”

司皓宸微微挑眉,换了左手来。明若把戒指戴在司皓宸左手的无名指上,红唇微翘:“大小正合适呢。”

“嗯,为什么要戴这只手?”

“据说,左手的无名指连通着心脉。”明若眨了眨眼睛。

“原来如此,你这左一环右一环,是要把为夫套牢了?”司皓宸看看戒指又看看扳指,小王妃还是很想套牢自己的嘛。

“是啊,套上我滴圈,就是我滴人了哦。”明若宣誓主权一般的地点点头。

司皓宸直接把锦盒里那只女戒取出来,也给明若戴在左手的无名指上,十指交缠,戴着相似的戒指,极为赏心悦目。

“嗯?”司皓宸将两只手拉近一些,“戒指的花纹不一样的。”

“对啊。”明若指着自己的戒指说,“这花纹代表月亮,取‘月出皓兮’之意……”

司皓宸盯着自己手上的戒指:“我的这个花纹,是太阳。”

“嗯嗯。”明若用神给云亲王殿下打了个对钩。

“合在一起是‘明’,甚好。”自己的王妃绝对是玲珑巧心思。

“惊不惊喜意不意外?”

“很惊喜。”司皓宸将明若揽进怀里,两人的手一直握在一起,“若儿准备了这么好的礼物,为夫都不知道该用什么回礼才好。”

“那你把自己送我吧,给不给?”明若仰起脸望着司皓宸,笑的眉眼弯弯。

“我本来就是你的,还送什么送。”司皓宸垂首在明若额头上落下一吻。

“我一个人哒。”明若的眼睛里亮晶晶的,像是有星光在闪烁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