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天一早,那啥不满的云亲王殿下早早起床,打算去后园练剑。一走进入梅林,就看到秦默正在蹲在树杈上摘梅子——嘴里叼着半颗,左手握着两颗,右手还往前探着,正在摘另一颗。

“啧,这厮居然敢对梅苑的梅子下手。”司皓宸顿时觉得闷了的火,找到了出口。

秦默作为暗卫之首,真本事还是有的。虽然是垂涎梅子已久,但感知危险的直觉还是有的。

下意识偏头,剑气扫过,几缕发丝飘落而下。夭寿啦,这稍微慢一点,脑袋不是要被削掉了!刺客都摸进后园了,那些个死小子都睡死过去了吗!

秦默直接将手中的梅子往剑气袭来的方向射过去,只听刷刷两声,梅子被砍成渣渣,兜头朝他袭来,那速度之快,他居然躲都躲不开。被泼了一脸梅子果肉就算了,那梅核也精准无误地,碰碰两下砸在他的前额上。

秦默被砸得那叫一个酸爽,八尺高的汉子,愣是被砸得眼泪汪汪,他都能感觉到,青包从头皮里长出来了。秦默都被打懵了,当看到手提赤霄宝剑的王爷,那杀气腾腾的样子。他都不想要脸了,只想哭——

这一大清早的,是谁惹恼了王爷,自己这绝对是吃了瓜落。以前他也来梅林偷过梅子,王爷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可不是现在这样,想要一剑砍了他。

“王爷,您听我解释……”秦默努力运转着那鼓了包包的脑袋,组织好语言,“这梅子都熟了的,不吃掉地上多浪费啊……”

“跟本王过一百招,这棵树上的梅子都归你。”司皓宸语音未落,剑就落下来了。

就王爷这打法,别说一百招,就是五十招他就要凉了:“属下不要一树梅子,王爷别打了。”

秦默在前面‘抱头鼠窜’,司皓宸在后面紧追不舍。秦默实在跑不动了,直接吧唧到地上,靠着柱子喘粗气。

明若睡醒一出门,就看到男朋友身着劲装,站在那里,手中宝剑已归入剑鞘,看着却是活力满满的样子。

而他对面的秦默,烂泥一样瘫在地上,外袍不知道被如何过,碎成一条条的挂在身上,在晨风中飘摇。脑门上还一左一右俩包包,看着像是长了对犄角……

明若眨巴眨巴眼睛,狐疑开口:“秦大人,你这是‘化龙’时历了天劫吗?”

秦默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,他这是历了天劫吗,这是被王爷砍个稀碎还差不多:“回王妃娘娘的话……属下……是陪王爷……练剑呢……”

“哦。”明若看着秦默头上那俩青包,都觉得疼,“下次小心点,别再撞墙上了……”

“……”秦默有些懵,他啥时候撞墙了?下意识往头上一按,疼得直接从地上跳起来——刚才只顾着逃命,现在一摸,酸爽非常。

“去找府医给你冰敷一下,能好点。”明若现在有些怀疑,秦默是不是被撞傻了。那么大的包包,干嘛使大力按,不知道会疼吗?

“属下知道了。”秦默颤抖着双腿找府医去了。

“怎么起这么早?”司皓宸走到明若身边。

“你一会儿要赶回军中,我不起来看着,你肯定不用早膳就走了。”明若哼了一声。

“好,本王陪爱妃用了早膳再去。”司皓宸牵着媳妇的小手,往花厅走去。

主子们终于回来了,董嬷嬷做了几样最拿手的点心和粥。紫草炸了小油条,还做了豆花。

看着丰盛的早餐,明若心情不错,盛了一碗豆花放到司皓宸面前:“你什么时候能回来,要不要我去城门迎接你呀?”

“你乖乖在府里待着,我回皇都之后还得进宫,你去接我也回不了府。”司皓宸戳了戳明若的额头,“城门人多,乱哄哄的,别冲撞到你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