宴厅里觥筹交错丝竹声声,礼部侍郎一边说着朝廷命官不可声色犬马,一边对身侧的舞姬上下其手。

席间酒意正酣,忽然来人禀报:“云亲王殿下在驿馆遇袭。”

所有人都惊呆了,云亲王要是在凉州城有个三长两短,在座的都没好果子吃。云亲王此次是凯旋而归,在战场上所向披靡,回到东桓再出事,要是抓不到刺客……皇上和百姓的怒火,都得冲着他们来。知府赶忙召集衙役,前往驿馆救援。

其实,驿馆那边的战斗已经基本结束。除了‘云亲王’住的院子,驿馆基本上都成废墟了。随处都是崩坏的墙壁、洞开的门窗和满地箭簇……

不得不说,云烟阁和金楼的人确实武艺高强。明若在驿馆对面的客栈里,用望远镜看了一场不吊威亚却更加精彩的武打戏。

知府带人赶来时,驻扎城外的大军已经在打扫战场,一具具‘尸体’已经被清理出去……

知府看到这残垣断壁都觉得心惊胆战,正要往里去,却被亲兵拦住了:“大人请留步,王爷现下在审问刺客,您还是不要打搅的好。”

云亲王刚遭了刺杀,心情肯定不好。知府在这种时候,哪敢往枪口上撞:“云亲王殿下可安好?”

“王爷武功高强,自然无事!”亲兵答得很是骄傲。

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

没过多久,两个暗卫架着一个面目全非的‘人’从里面出来,在地上拖出一道长长的血带。知府大人闻到浓郁的血腥味,不由得打了个哆嗦,往后退了两步。

“王爷让各位大人回去,这件事无需各位接手。”军中校尉前来与知府说话。

“下官遵命。”知府看到这里自己也插不上手,只得带着众人离开。

回到府衙,知府才松了口气:“看驿馆被破坏成那样,定然来了不少杀手。”

跟在他身边的护卫,倒是有些见识的:“看样子像是云烟阁的万箭绝杀阵,王爷住的院子没什么破损,可见云亲王身边的高手更胜一筹。”

“几年前,云亲王班师回朝就在途中中了埋伏。同样的错误,云亲王殿下可不会犯两次。”知府叹了口气,“只是,本官没想到,贼人会在城中动手。”

“云亲王有三万精兵随行,在城外动手,未必就比城中容易……”

客栈的天字一号房中,旬邑前来回禀:“所有事情都处理妥当了。”

“嗯。”司皓宸点点头,“驿馆周围都有什么人前来刺探?”

“还是一路上跟着的那两名龙卫,再没别人了。”旬邑回答。

“这么说,就是皇上的人去云烟阁买凶杀人!”秦默觉得,要是自己砸下去十万金,一定得盯着对方好好干活,绝不能不闻不问的。

“这是一种可能,但也许,对方跟我们一样,待在附近暗中观察也不一定。”白燊也觉得丹胥帝的可能性比较大,但也不排除北池皇帝失了城池,在背后下黑手。

“狐狸总会露出尾巴的。”司皓宸沉声吩咐,“让星耀做好准备,这次再让人跑了,他也不用回来了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