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真要为她医治?”司皓宸剑眉紧蹙,之前那八公主对他的小丫头百般算计。没一剑了结她,都是宽宏大量,现在还要给她治病?

“真的治,比金子还真。”不过,她只负责拔除八公主脸上的毒素,至于‘一梦经年’的改良版,她是不可能拆自己台的,“送上门的银子,不赚白不赚。”

“为夫缺你银子用了,至于这般财迷。”司皓宸戳了戳明若的额头。

“银子自然是越多越好。”明若大摇大摆地往后宅而去,“你辛辛苦苦打几个月仗,才得黄金百两,我卖两罐药膏就赚回来啦。”

“难道不是卖一罐就能赚回来?”司皓宸牵着明若的手,两人并肩而行。

“我这药膏的成本不低,哪儿有那么高的利润。”明若轻哼一声。

“你这对半的利润,还不高?”司皓宸挑眉。

“咳咳,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之前卖她的药是什么价。”明若看了看天色,似乎真的要下雨了呢,“我一会儿要教徒弟做药膏,咱们今天就住这儿吧。”

“爱妃盛情相邀,本王却之不恭。”司皓宸眉目含笑。

明若踮起脚尖,捧住司皓宸的脸颊看了又看,心中默默赞叹——男朋友笑起来真好看啊。

司皓宸单手将明若抱起来,拯救了她踮得发麻的脚尖:“这样可好?”

“高处的空气果然更新鲜一些。”明若一本正经地说。

“哈哈。”司皓宸也是被这古灵精怪的丫头逗乐了。

“放我下来,我得去炼药房做准备了。”明若拍了拍司皓宸的肩,示意他快放自己下来。

“不是高处的空气好吗,为夫助你多新鲜一会儿。”司皓宸像抱小孩那样,将明若抱去炼药房。

“额。”怎么有点儿‘自己挖坑埋自己’那味儿呢?

‘拔毒膏’制作起来不算困难,明若一边萃取药汁,一边给给徒弟讲解要注意的事情。沈聪听得很认真,还做了笔记。

“现在加进去的雪莲研磨的粉末,如果换成等量的积雪草和木里香,这个药膏就可以用来治疗面部痤疮。”明若给了沈聪一个‘你懂的’眼神。

“哦,徒弟记下了。”沈聪连忙点头,这皇都中可有不少小姐少爷脸上有痤疮,这药膏制出来一定好卖。

“如果痤疮严重,可以外敷药膏,内服玉竹蟾酥散。”明若将拔毒膏调和均匀,白色的药膏泛着一点点青色,闻起来还有淡淡的幽香,“刚才改的那个方子,调和出的药膏跟这个差不多,但是会泛一点金棕色,也没这么香。”

“师傅,如果不改的话,这方子用来治痤疮应该也是极好的。”沈聪觉得这方子原本就很好了。

“这个药效确实更好,改的只是个‘平价替代款’。”明若把药膏罐装进鸭蛋大的小瓷罐里,“一千两一罐,你卖吧。”

“徒弟卖不动。”沈聪自知没有师傅卖货的手段,“那您给‘平价替代款’起个药名吧。”

“嗯……”起名废何苦为难起名废啊,“叫焕颜膏吧。”

“好嘞。”沈聪搓搓手,“徒弟这就去取积雪草和木里香来,您看着我做焕颜膏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