尊主仔细看了看,还真跟被信使扇飞的那棋局一模一样,不由得嘴角直抽抽。

这小子的脑袋是怎么长的,算计自己的部署就罢了,怎么还能把别人的也记这么清楚!

眼见师傅被男朋友架上去下不来,作为乖徒儿,明若赶紧给师傅搭梯子。

“师傅,我们这就要启程了,得回去收拾行李,还有好些事情要安排,晚点再让夫君陪您下棋哦。”

“行吧,你们先去办正经事。”尊主很善解‘徒’意地点头应允。

明若拉着司皓宸往栖桐居走,还不忘批评教育:“尊老爱幼懂吧,以后让着点儿师傅嘛。”

“好。”司皓宸也不是不通人情,只是想断了怪老头找他下棋的念头。

尊主虽然年纪不小,却是耳力惊人。听到小徒儿教育徒婿,心情大好。

果然小徒儿还是向着自己的!

栖桐居中,阿鸢为主子收拾行礼,心下却很担心:“主子,真的不能带着奴婢吗?没有奴婢在身边,谁给您绾发呀?”

他们去中州,是要扮做卿炜先生的侍卫和婢女。不管怎么说,她得学会绾婢女的发式才行。

明若坐到妆台前,打散了头发:“阿鸢,你这发髻怎么绾的,快来教教我。”

“奴婢这是垂挂髻,很好绾的。”阿鸢很快就给主子绾了个跟自己一样的发型。

“哦,是这样啊。”明若看着是不难,但也只是眼睛学会了,真动手给自己绾,实在是惨不忍睹……

阿鸢又把自己的头发散开,给主子看她怎么给自己绾发。

明若也不知道,在阿鸢手里那么听话的头发,到了自己手里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。自己果然还是更擅长绾男子发髻啊……

明若偏头看向司皓宸:“要不,我扮成卿炜先生的小厮得了?”

“不可。”司皓宸给明若分析,“卿炜先生登记上船的路引上你是女子,况且,写成男子有诸多不便。万一路上遇到搜身之类的,要如何是好?”

“好吧。”明若可怜巴巴地垂下肩膀。

“我学会了,以后给你绾便是。”司皓宸对小丫头绾女子发髻的手艺,还是心中有数的。

“哦,我家夫君最厉害了。”明若顿觉自己逃过一劫。

然后,又安顿阿鸢,让她之后跟着十五他们一起,在边城等她回来。

转眼就到了正月初三这日,明若起了个大早。迷迷瞪瞪地坐在妆台前,让阿鸢帮她绾发。

司皓宸从外面走进来,手里还端了个托盘。

明若闻到香味,偏头去看:“是什么?闻着好香。”

阿鸢把明若的脑在扶正:“您先等一下,马上就好了。”

“汤面。”司皓宸将两碗面放到桌上,自己坐下来等着明若。

看明若已经绾好了发,冲她招招手:“过来用早膳。”

“好。”明若坐下来,还觉得有些奇怪,今天怎么是司皓宸端早膳进来。

拿起筷子只吃了一口,就惊讶都看着司皓宸:“面条是你做的。”

“嗯。”司皓宸认真地点点头,“好吃吗?”

“好吃。”明若眼眶有些发热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