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有本事我们就真刀真枪地打一场,仗着尊主的势算什么本事!”璃茵早就看出来,这贱丫头脚步沉重,并不会武功。

反正她已经被逐出师门了,最后能将这贱丫头打残,也不算太亏。

“你平日不也仗着大长老的势横行霸道?只许州官放火,不许百姓百姓点灯吗?”这种低劣的激将法,根本不可能刺激到神经强悍的明若,“况且,有势可仗也是本事……”

明若冲璃茵坏坏一笑,扬起欠揍的小语调:“师兄,那位大姐要找我比武,我不会武功,好害怕呀~”

君澈听到师妹召唤,瞬间来到明若身边,将她护在身后:“我师妹不会武功,要比武同我动手便是!”

明若还从师兄身后探出小脑袋,冲璃茵做个鬼脸:“你要是打不过我师兄,也可以找你师兄来,省的又说我仗势欺你。”

璃茵只觉气血翻涌,喉间泛着腥甜。

这贱丫头实在太气人了。

她不但被没收了云中殿的腰牌,还被告诫不许以云中殿弟子自居。

她一个被逐出师门的人,哪里还能找师兄来帮她出头。

退一万步说,就算师兄愿意帮她,也根本打不过澈师兄。

璃茵现在也分不清,自己究竟是憎恶还是嫉妒这贱丫头——

自己七岁入师门,做了三年杂役弟子,然入外门刻苦学习,成为内门弟子,最终拜入大长老门下,成为其入室弟子。

一步一个脚印,磨炼了十几年。

这贱丫头凭什么一出现,就被尊主收为入室弟子,还办了盛大的拜师礼。

本身毫无建树,名字却被记入金册。(明若双手叉腰:姐这叫‘躺赢’,都是命哈,你是羡慕不来的,啊哈哈哈。)

君澈看着面前神游天外的人:“你打是不打?”

璃茵看着面前这丰神雅淡,却视自己如仇敌的男子,忽然觉得曾经的‘妄想’很可笑。自己除了识得君澈这张仙人之姿的面孔,对他根本一无所知。

至少,她完全不知道,这位被所有人认为,不食人间烟火的澈师兄,居然也会这般偏袒一个人。

“是我错了。”璃茵眼中的所有光亮逐渐熄灭,是她太高估自己,也低估了对方。

璃茵大步往前走,那背影带着落寞与颓然。

君澈看璃茵离开,遂转身看向明若:“她没欺负到你吧?”

“没有,我虽然不会武功,但还是有些自保的手段。”明若有些不好意思地冲君澈笑笑,“喊师兄来,就是想气气她。”

这样的小师妹看起来太可爱了,君澈抬手摸了摸明若的头:“嗯,师兄罩着你。”

“嘿嘿。”明若从‘袖袋’里摸出一个大苹果递给师兄,“大佬,这是我的保护费,请笑纳。”

“好,我收下了。”君澈接过那苹果。

“噗。”明若都被师兄一本正经的表情逗乐了。

“说什么呢,这么开心。”司皓宸牵过明若的手。

“咦?你不是在跟师傅下棋吗?”明若有些狐疑,如果棋逢对手,司皓宸一局棋至少下一两个时辰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