☆免费小说阅读[]

原本铁锈色的蛊虫,浸了酒之后变成了无色透明的,仔细看也看不出任何端倪。

只可惜,在司皓宸有紫色瞳纹的眼眸中,那犹如发丝的蛊虫清晰可辨,它在酒水中蠕动的样子令人作呕。

这么恶心的东西,司皓宸看都不想多看一眼,怎么可能去喝?

玲珑忽闪着小翅膀,各种‘坏水’咕噜咕噜地冒着泡泡:想用这破情蛊抢霸霸,你当本宝宝和麻麻是死的吗?

经过一番沟通,明若眼中闪过恶作剧的狡黠。

她轻轻扯了扯男朋友的衣袖,在司皓宸垂眸的瞬间,打了两个手势。

洛玲公主还以为这次不能成功,正想着要如何收回情蛊,只见云亲王修长匀净的手指捏起酒杯,轻轻晃了一下。衣袖一遮,将杯中酒‘饮’下。

明若和司皓宸配合得很默契,整杯酒都被明若收进空间。玲珑兴奋得不行,对那情蛊‘上下其手’,保证一会儿就让它‘亲妈’都指使不动它。

看到云亲王喝了那杯酒,洛玲公主大喜过望。

情蛊入体,休眠三五个时辰才更好操控。洛玲公主强忍着想要马上催动情蛊的想法,春风满面地回了自己的位子。

洛玲公主的笑容太过荡漾,引得众人很快就揣测到她的心思。

风慕泠看到洛玲公主那志得意满的样子,直觉她刚才敬给云亲王的酒有问题。

但是,想到云亲王妃身负蛊灵,他们不可能中招。

毕竟,所有蛊虫在蛊灵面前,都渺小得不堪一击。

在寿宴上,明若看到了礼部为晟帝准备的贺礼——一座金镶玉观音像。

慈眉善目的观音大士坐在纯金打造的莲花上,手中捧着的玉净瓶中插着一枝金柳。

这观音像单看还不错,但是跟之前风慕沅献给丹胥帝的白玉床相比,那就差得远了。明若再次感叹——丹胥帝可真抠门儿!让他们这跑腿儿的都替他脸红。

寿宴之后,晟帝单独召见了东桓云亲王。

就在东桓官员和一众西康文武,猜测晟帝与云亲王有什么密谋时,明若给晟帝做了术后复查。

“刀口恢复得很好,之后三个月的饮食,还是以清淡为主。”

“好。”晟帝点点头,“朕有晕眩之症,不知云亲王妃可有法子医治。”

“这昏眩之症无法治愈,只能调理缓解。”明若从‘袖袋’里取出两只瓷瓶。

“白色瓷瓶中的药丸,每日一粒,可以尽量控制不发病。青色瓶子里的药丸,发病时吃一粒。

日常控制病情的药丸我把方子写下来,您可以让太医按照方子制药。这救急的药丸,他们炼不了,我写出来也没用。”

“云亲王妃还是写下来,至于炼不得出来,就看他们的能力吧。”晟帝倒不是有什么小心思,只是好奇这黄色的扁圆小药丸,一点药味都闻不到,究竟是用什么药材炼的。

“行吧。”明若又拿了一张纸,写下了硝苯地平的化学式……

晟帝看着像是蛛网一般的图,不确定地询问:“这就是药方?”

“嗯。”明若认真地点点头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