☆免费小说阅读[]

“是。”女官打了个手势,府中婢女开始上菜。

一众宾客并不知道,洛玲公主等的是东桓云亲王,只以为是在等元王。这不,元王府的贺礼一到,便开席了。

不过,大家也有些诧异,元王是洛玲公主的亲兄长,人在花都却不来洛玲公主的生辰宴,着实有些奇怪。

还有心思更缜密的人——听闻皇上病重,看元王这守在宫里寸步不离的样子,难道是皇上……要不好了?

洛玲公主的生辰宴,在莫名其妙的萧条氛围中结束。洛玲公主本就不怎么美妙的心情,变得更加暴躁。

东桓云亲王真是太过分了,即便人不来,送份贺礼总是人之常情。

这收了请柬当没看见,也太不把她这西康唯一的公主放在眼里了。

洛玲公主气势汹汹地回到寝殿,一个身材纤细,面容清秀的男子迎了上来。闻到洛玲公主身上的酒气:“公主殿下,奴为您更衣吧。”

洛玲公主站定,张开双臂。

男子小心翼翼地将一层一层的宫装退下,最后只剩轻薄的里衣,贴合着洛玲公主曼妙的身姿。

洛玲公主忽然捏住男子的下巴,眼中满是阴霾,语调带着狠厉:“本宫不美吗?”

男子大骇,哆哆嗦嗦地回答:“公主国色天香,是这世上最美的女子……”

“呵……”洛玲公主猛地将男子推开,男人只会说这些谎话来讨她欢心。

那弱不禁风的男子跌坐在地,虽然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,却也只能认错:“奴该死,请公主殿下责罚。”

“你……你们……都该罚!”洛玲公主从架子上取下一根细长的藤条,在手中把玩。

那男子看到藤条,表情只微微一滞,然后认命地垂下头。

“哼!”洛玲公主将藤条丢在一边,换了带倒刺的鞭子来。

一鞭子下去,倒刺钩破衣裳,那男子背上瞬间出现一道血痕。

他显然没想到洛玲公主会对他下这么狠的手,痛呼一声,整个人都在地。

洛玲公主却并未住手,鞭子一下一下地抽在男子背上,直到整个寝殿都弥漫着血腥味。

她丢掉手中的鞭子,踩过男子染血的背,径直走向床榻。足间金玲随着走动发出清脆的声响,留下一串带血的足印。

洛玲公主觉得身心俱疲,用手撑着脑袋,风情万种地斜倚在床榻上。

看着男子像条搁浅的鱼一般倒在血泊中,觉得非常有趣——她喜欢看着他们被鞭笞却不敢反抗,更享受这种将人踩在脚下的感觉。

她白皙的手指捏着一只琉璃瓶子,手指上溅了几滴血珠,已经干涸成铁锈色。

琉璃瓶里也是一团铁锈色丝线样的东西,仔细看的话,丝线在轻微地蠕动着。

洛玲公主将琉璃瓶包裹在掌心,这是黑巫大人采了她的指尖血和她本命蛊的心头血炼出的情蛊。

只要云亲王喝下去,就会死心塌地爱上她。

到时候,即使她要招云亲王为驸马,他也会甘之如饴地答应……

七日后,便是晟帝的六十寿宴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