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走了啊,王公子不到酉时就来接师公啦。”南星看到师傅的眼角嘴角都在抽抽,“师傅,您这脸咋直抽抽啊,该不会是中风了吧!”

沈聪抬手南星脑壳上拍了一巴掌:“为师好着呢,你才中风,你全家都中风!”

南星摸了摸后脑勺,耿直地说:“我是孤儿,全家就是您老人家啊!”

沈聪觉得,再跟着破孩子叽歪下去,自己真要被气得中风了。又在他脑壳上来一巴掌,气哼哼道:“好好拾掇你的草药去!”

“哦。”南星将晒好的药材分门别类地收起来。

明若抓了壮丁替自己工作,心情非常不错。回府后就带领紫草、、紫苏、霁月,一头扎进小厨房,开发新的点心。肉松小贝、雪花酥、海苔饼干,统统安排上。

第二天,看到旬邑和初三一人搬了一只大箱子出门,司皓宸都怀疑媳妇是要去哪里小住一段时间。

“你这是要去哪里?”司皓宸扯住了兴冲冲往马车里钻的小丫头。

“去国师府呀。”明若微微蹙眉,“我没告诉你吗?”

“没有。”司皓宸很确定地摇头。

“你昨天吃了许多新的糕点,还说海苔饼干很好吃的呀……”

“所以呢?”这两件事有必然联系吗?

“我说要送一些给师兄尝尝啊。”司皓宸的记忆力不是很好吗?怎么还失忆了一样呢!

明若说的这些,司皓宸都记得。只不过,他以为还是像之前一样,派人将东西送去国师府,没想到小丫头要亲自送去罢了。

“嗯,走吧。”司皓宸也上了马车。

“你不骑马?”

这两天,都是司皓宸骑马,送她到了地方,再去办自己的事情。按明若的理解就是古代版的——送女朋友上班,接女朋友下班,偶尔一起出去吃饭逛街。

“我还没去过国师府。”司皓宸答的理所当然。

“哦哦。”明若觉得这个理由还算靠谱的,毕竟以师兄的性子,肯定不会邀人入府做客。国师大人住的宅子,一听就很神秘啊。

马车停到国师府门口,早就候在门口的泽兰连忙上前迎接,引着明若和司皓宸走进国师府。

这国师府的格局,还真是背山面水的风水宝地。一进府门是一片曲径通幽的竹林,穿过石板小径走出竹林,就是一片大湖,湖心有一座小岛,岛上是两间,不知道该说是茅草屋还是茅草亭的建筑。说是屋子吧,四周围着竹席,不但透风还透光。说是亭子吧,还有墙有门有窗的。

“我这就去撑船来。”泽兰拍了下脑袋,“船平时没人用,我就给放库房里去了。”

“你们平时都不去岛上?”明若有些好奇。

“去啊。”泽兰正要找人去搬船来,就见云亲王运了轻功带着王妃,眨眼间就到了岛上。

泽兰连忙跟上去,他的轻功不如云亲王,要在暗桩上借力才行。

看到泽兰偶尔要在湖面上点一下,明若凭借好得出奇的眼神,发现在湖面半尺之下,钉着七根木桩,是按照北斗七星的样子排列的。

“看什么呢,这么认真?”君澈手里提了一只精美的小竹篮,身穿白色鲛绡衣袍,墨发半绾,衣袂飘飘的样子宛如散仙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