巫医的本命蛊撞在赤霄宝剑上,发出当啷一声脆响。司皓宸反手打算再劈一剑,玲珑却一马当先,啊呜一口吞了那蜈蚣。虽然已经吃饱了,但捎带再吃一两只,还是可以的。

原本硬成石头人的巫医噗地吐出一口血来,惊恐地瞪着司皓宸。之前元王说,他的本命蛊是被凭空吞噬掉了,巫医是不信的。即便是吞噬,蛊虫之间也会有争斗,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被悄无声息地吞了。

可是,就在刚才,他眼见自己的本命蛊被剑弹开,还未落地就消失了。他的本命蛊是百足,按理说是最大个的蛊虫了,不可能被一口吞掉。就算对方的蛊虫足够大,能一口吞了百足,他也不至于看不到那蛊虫吧。

暗卫也有点懵,不知道那巫医为什么突然就吐了血,难道是被王爷的剑气打伤的?

司皓宸顺势收剑入鞘,瞥了眼瘫在肩头的玲珑,小声嘀咕:“这么贪吃,不拍我失手把你砍成两半儿了!”

玲珑一边以各种姿势瘫在霸霸肩头气老铁,一边老神在在地腹诽:伦家相信霸霸是爱伦家滴。

老铁:呕!

初一摸了下额头,看到粘在手指上的不明液体,嘴角直抽抽:主子说的没错,这小东西真的是——脏!死!了!

忍无可忍的初一,把老铁从发髻上揪下来,顺手丢给十五:“你带着主子的蛇。”

十五本就是欢脱的性子,觉得带个‘宠物’挺有趣的。但见过老大头顶泛绿的滑稽样子,还是有些抗拒:“老铁大人,咱商量个事儿,除了头上,您能再选个地儿待着不?”

老铁顺着十五背箭筒的肩带往上爬,小尾巴一缠,盘肩膀上了。

“……”初一表情僵硬,这待在哪儿是可以商量的!怎么都觉得这小破蛇是在欺负老实人。

十五看那巫医终于停止吐血了,赶紧上前把吐真药剂给他灌下去。药水起效后,初一过去进行盘问。司皓宸在旁边听了一会儿,就搞清楚了他们的所有计划。

此时,跟踪五皇子而去的初四也回来了:“主子,礼王在距此处五里的山谷中囤了不少人,看衣着有兵丁也有民壮,总共千人左右。属下观察许久,应该都是准备进驻玉山的。”

听到有千余人进驻玉山,司皓宸眼睛亮了亮,老五送这么多人给他挖矿,真是有心了。

司皓宸离开时,那山洞已经基本恢复原样。巫医吃了吐真药剂,有问必答,所有情况尽在掌握。

初七挑选了十几个身量合适的暗卫,帮他们易容成巫医和他的手下,留在这山洞里,与礼王那边接应。

第二日午时,礼王的人从山谷出发,浩浩荡荡而来。玉山此行对他们来说是有风险的,礼王自然不会亲自带队。会不会遇到云亲王的西北军还不好说,光是巫医设下的毒瘴和给出的解药都不能保证万无一失。礼王将此事交由亲信和恶鬼盟的一个小头目负责。

大队人马来到巫医所在的深山,与‘巫医’再次确定所有环节无误,又派人从前面的山谷入玉山查探,确定谷中已无驻军。一切准备就绪,队伍继续前进。

负责带队的副将却说:“巫医大人,我们带了这么多人,通过毒瘴的解药显然不足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