司皓宸在外面忙了,回到卧房时,发现媳妇不在。心脏登时一滞,直到看到床脚有一只小白猫在‘挺尸’,才松了口气。

空间的时间流速比外面缓慢,司皓宸不知道媳妇在里面做什么,怕她正在休息,就没让小白去叫媳妇出来。

他脱下沾了晨露的夜行衣,换了套寝衣,躺在床上闭目养神。

明若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,就从空间里出来:“啊……”

司皓宸一把搂住凭空出现的小仙女:“娘子如此热情,为夫有些措手不及了。”

明若的眼睛像x光,给司皓宸上上下下好一番检查,确定他没有受伤,才躺回床上:“昨晚还顺利吗?”

“还算顺利,没有意外发生。”司皓宸点点头,单凭他和君澈两人探索,进展实在有些慢。

“你抓紧时间睡觉,天就要大亮了。”明若想了一下,提议道,“要不送你进空间吧,能多睡一会儿。”

“一个人没意思,你跟我一起才去。”司皓宸开始讲条件。

“你想得美!”明若翻了个白眼,以为自己傻吗——她要是一起进去,司皓宸会老老实实睡觉才怪。

“那我不去。”司皓宸将媳妇拢在怀里,下巴在明若头顶蹭了蹭。

两人小憩一回儿,天就大亮了。明若唤了丫鬟进来服侍洗漱,两人用过早膳,照例去北宫老夫人那里请安。

两人慢慢地往主院走,明若想着,这几天还有孙大夫留下的药做借口。

过几天,司皓宸停了药,她怕是得先去北宫大夫人那里服侍婆婆……

明若本就爱赖床,到北宫老夫人这里请安已是勉强。只要想到,之后要起得更早,顿觉生无可恋。

没想到,越是怕什么,就越来什么。

明若和司皓宸给北宫老夫人请了安,才刚坐下。

就听北宫大夫人说:“瑶华嫁到咱们家有些日子了,以后就在我身边,跟着学管家吧。”

明若在心里翻了个巨大的白眼,那要你自己先‘管上家’,才有资格教学吧?

北宫老夫人在后宅磨炼了一辈子,一眼就能看出北宫大夫人的心思来:“既然要学‘管家’,那就跟着老身吧。瑶华年纪还小,你院子里那么些个妖妖挑挑的姨娘,别把丫头带坏了。”

北宫大夫人被北宫老夫人噎得没话说,她喜欢被人供着,只要回了自己院子,定要几位姨娘在跟前侍奉。

明若暗暗松了口气,自己的脾气真算不上多好。

要是北宫大夫人把她弄到身边磋磨,明若只怕控制不住自己,把她毒个生活不能自理,然后像伺候高位截瘫患者那样伺候她。

北宫大夫人心下不快,却不敢跟老太太呛声,只能敲打明若:“既然老太太愿意教导你,就好好跟着学,别辜负了老太太待你的心意。”

“儿媳谨遵母亲教会。”明若应得十分爽快。

北宫大夫人眼珠一转,倒是想起一件事来:“对了,你从西界而来,可曾听过,哪里有叫‘银铃草’的药材。”

北宫大夫人让人去配孙大夫留下的药方,其他药材都齐了,只差一株银铃草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